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559|回复: 244

文理通,文序顺,文体齐,文韵谐的诗经作品

[复制链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7: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6-22 18:24 编辑

我1966年小学毕业后,回农村参加生产劳动。后来跟师傅学做篾手艺;30岁之后开拖拉机搞个体运输;50岁后打零工。56岁后开始读一些书。之后接触到诗经。结果到现在,一共有90多篇诗经作品被我修理,象修补破旧篾器那样,被我修补得焕然一新。欲先睹为快。请搜索【诗经原务】。2007年起,在北大中文论坛发表了【什么是韵】贴集,被管理员冠以【精华】,结果那管理员遭到责骂。现在北大中文论坛关闭了。一切都没了。只有议题仍留在我的脑海里。现在我在中华诗词论坛制作【诗经缫韵】贴集。被我修理的诗经作品:

10汝墳

遵彼汝墳,伐其条枝。[伐其条枚。王力教授:枚,微部;饥,脂部。认为是微脂合韵。我认为:枚枝字形相近而衍讹。
未见君子,惄如调饑。【枝饥同韵】


遵彼汝墳,伐其条肄。
未见君子’,惄如遐弃。【肄弃韵】


鲂鱼赪尾,王室如燬。
虽则如燬,父母孔迩。【尾燬迩同韵】


燬,火焰。辉煌亮丽。喻王室正处于鲂鱼尾那样的红火兴盛时期。【古诗文网】讹写成王室如 毁。那意思就相反了,就表示王室处于被毁坏破败状态。由于字形相似的原因,文字极容易被转抄者讹写,以致谬种流传。

头像是2006年11月,从工地回家还未到家,一到县城就先去网吧拍下的。家里人笑我象从地窖里出来的sa da m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8:50:40 | 显示全部楼层
2006年11月在下小溪农贸市场建造工地打工,夜里就住在已经卸去门窗的房子里。白天开搅拌机,添加水泥,手上的裂口经水一洗,红红的撕痛,睡不着,就起来抹点红霉素。拿出桔子饼干吃。月亮光照到床前。于是就胡诌起句子来:
皲红隐隐约约痛,衾寒浅浅深深梦。
起坐一回回,
无人与我共推杯。
月如老友探门来。

过几天,村里要我去做农业普查,就回家了。于是拍了这么邋遢的照片。作为留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9: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16甘棠【本篇原创是有叠句的,如52【相鼠】,后来被人删去。我重新加回叠句,意思没有变化,只是韵律感恢复了】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
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翦勿败。
勿翦勿败,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
勿翦勿拜,召伯所说。

诗经中有叠句的作品有十来篇,被删去叠句的作品也有十来篇。经过对比,有叠句的叠句,总笔画较少;失去的叠句总笔画较多。我傻想:一定是采诗官在采集记录时,叠句总笔画少的,当时就记录了;而总笔画较多的,就暂且做了记号,等回去誊清时再添补回去。结果后来换人了,别人不清楚记号的含义,就没有誊写叠句。结果叠句就失却了。这些缺少了叠句的作品,我读起来感到很别扭。就胆大妄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20: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6-22 20:11 编辑

17行露【是断简残篇,第一章有失句】

厌浥行露,岂不夙夜。
谓行多露,口口口口。

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
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
虽速我狱,室家不足。

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
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讼。
虽速我讼,亦不女从。

速,即送。
就算是送我到监狱里去再也出不来,我也没有多少家产让你霸占。
就算是让我吃官司判我刑不让我活,我也不屈服于你。

亦不女从,亦不从汝的倒装句,为的是体现墉从二字的谐韵效果。为了能使后人感知古代的语音韵读效果,古人可谓用心良苦,而后人却不怎么领情。这样的语法句式诗经里有不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20: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6-22 20:22 编辑

21小星【恢复叠句】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
肃肃宵征,夙夜在公。
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嘒彼小星,维参与昴。
肃肃宵征,抱衾与裯。
抱衾与裯,寔命不犹。

下一篇就是有叠句的【江有汜】对比一下叠句的总笔画:夙夜在公,抱衾与裯与不我以,不我与,不我过的笔画。前者繁多,后者较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20: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23野有死麕【疑有缺句,妄判】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
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野有死鹿。
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
口口口口兮,无使尨也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20:3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18-6-22 20:48 编辑

28燕燕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之子于归,远送于野。
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飞,颉之颃之。
之子于归,远于将之。
瞻望弗及,伫立喤之。【流行版本皆为 伫立以泣,泣与颃将不韵。

燕燕于飞,下上其音。
之子于归,远送于南。
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仲氏任只,其心塞渊。
终温且惠,淑慎其身。
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第二章【颃将喤】韵。189【斯干】,其泣喤喤,喤喤大哭即今之哇哇大哭。喤之二字磨损洇失后,后人不知具体何言,就以[以泣]二字填补上。成了:瞻望弗及,伫立以泣,及泣韵,本章非【颃将】、【及泣】两组韵,乃【颃将喤】韵,与其他各章为一致文体,泣喤意思没有异化,但是用泣字补,韵律感就被破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20:46:38 | 显示全部楼层
2006年12月23日,在西湖做园林修缮工程的同村朋友丁重胜来,叫我到他那里打工。夜里九点起身,24日凌晨一点到九里松驻地,住地在九里松度假酒店隔壁。

24日,上午到辛亥革命纪念馆,给姚勇忱立碑。八人抬中有我。夜到法云弄挖置管沟。
25日,因夜睡鼾声震响,工友不高兴说话了。搬工具间独睡。又是一没门去处。日间劈毛竹,打草帘子,西湖边小亭换草顶用。
26,27日劈毛竹,打草帘。

28日,晨往曲院风荷内烧烤点挖电缆沟。夜坐床上想起,来前有意在此要写点什么,就拉拉杂杂写了起来:
霜风破晓觉轻寒,小浪绵棰叩画船;
许是艄公醉未醒,桨还悬;
一湖水,又生烟。

忆昔佳丽地,暖融天;
依依杨柳玉骢拴,绰约西子比婵娟;
芳草茸茵堤锦上,千秋才俊赋诗闲。

而今我来兮,须发半丝缠,锹镐两荷肩。

29日,仍在驻地干活。附近林子鹧鸪及许多不知名的鸟叫声,此起彼伏甚欢,加之昨见西湖边好几株柳仍绿。夜记日间所觅之句:

这冬此般,妍暖替了薄寒;
湖边柳,娇姿态,绿依然。
鸣禽不是一两声,是一番番;
非序曲,即开篇;
看来春不远,回锦地,到绣天。

30日中午,村支书来电话,要我回村有事安排。想此次来时有意为西湖写点什么,前两篇已可滥竽充数。早回也好,若再住下去,真到了开春,偌大西湖春潮汹涌,繁花满地,以我劣等学历,可怎生写得了去。早早回避罢了。故作仿散曲一首,打油而而:

若等闲,过了春关,到了来年;
此美眷,不成妖,也成了仙。
怕无才,起不了意,凑不了篇;
乱了方寸,惹了春烦。
硬去写,怕依律不严。
句多声病,更折了春尖。

今2006,12,31日下午,回缙云,车上见报,萨达姆昨日被绞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09:36:35 | 显示全部楼层
31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镗从金,金属声响,此鼓为青铜铸造的铜鼓】
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
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
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此说非yue悦快活高兴意思,也非说话的言语。乃脱,生死分离,与家中形成妻子在时空上的远离分离脱离的状况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阔活韵
于嗟殉兮,不我信兮。【殉信韵

殉,死。转接上句之‘不活’。不活即死,如参战死谓殉国。 洵是假借字。


参照
264瞻卬

此宜无罪,女反收之。
彼宜有罪,女覆说之。

这个说即脱,即放纵开脱,让其逃脱。与收监相反。不是说情的说。把没罪的抓起来关起来,有罪的却放掉。

我在一些解读诗经【击鼓】的资料里看到,许多人认为这是战场上两个战友誓约白头到老的【同性恋】故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歪理解读呢?
首先,是没有注意到【土国城漕,我独南行】这个句子里的独字的含义。击鼓作品里的主人公参加的孙子仲军队,是一个有着成千上万大部队,那么他为什么要说【我独南行】呢?难道他是一个独立执行任务的特工?显然不是,下句就交代了是【随孙子仲】的大部队一起去征战的。而如果写的是两个战友之间发生的故事,那就应该说是【我俩南行】。而非【我独南行】。
显然这个【独】字,是有其针对的对象。土国城漕,过去一国民众大多住在一个城池里。土国城漕就是家国,家乡,家园,家庭的所在。【土国城漕,我独南行】就是:举国动员,青壮年都要参军,主人公也必须听令离开家园与家人妻室,自个参军去。他是有配偶妻室的。一,主人公已经成年;二,如果主人公没有配偶妻室,作品就没有了写作出来的必要。确切说,【我独南行】是针对其异性配偶妻室而言的。
当战斗取得阶段性胜利时【平陈与宋】,主人公就想回家与异性配偶妻室团聚。这是青年人生理与心理的必然反映。可是战事发展不允许他回家,于是主人公非常惆怅。【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
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事情的发展发生转折。主人公随部队继续到处转战,然而一天他的战马逃跑了。主人公为寻找战马进入了密林中后,此时终于迷路掉队了。
恢宏战场的激烈场面镜头,转移到主人公独自一人处于崇山峻岭密林榛莽里的孤单寂寞镜头。此时主人公是孤身一人,身边没有其他战友。孤立无援地处于濒临死亡边缘,人的心理是极度恐惧的。

死生契阔,与子成脱。

如此的生死关头,主人公所处境地与家中的配偶之间已经是死与生的分界鸿沟,时间的期离在不断延宕,空间的距离在不断阔宕,无法再行缩短。这时间空间的拓阔延宕日益无法弥合,这就是与子成脱。这个【说】,应该理解为假借字或衍讹字,成脱是【形成脱离或分离状态】的意思。主人公是孤身一人迷路掉队,身边没有战友,怎么能在这样的场景中发生二人盟誓的事呢?所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誓言,就只能是主人公头脑里的回忆。

为什么【击鼓】会被解读成是【两个男人在战场上联姻盟誓】的故事呢?还有一个认识错误,就是认为诗经里的【子】只是男子汉,【子】被认为只能是指称男士的称呼,不指女人。于是与子成说,就被看做是两个大男人之间结联姻立盟誓了。那么诗经261韩奕里的:

韩侯取妻,汾王之甥,蹶父之子。难道说韩侯娶的是:汾王之外甥,蹶父之儿子了?男老婆?

236大明

大邦有子,伣天之妹。此妹子也是男子汉?

138衡门

岂其取妻,必宋之子?

难道娶妻一定取宋国男子?

古代【子】泛指青年男女,非单指男子。如【斯干】有乃生男子。也有乃生女子。【君子偕老】总不会是两个男君老爷们一起生活到白头吧。君子实乃夫君与妻子的合称。古代即使有【龙阳,断袖】的故事人物,但不是普遍现象,只是少许人的变态现象罢了。【君子偕老】瑳兮瑳兮,其之展也。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子之清扬,扬且之颜也。这里的清扬子就是邦之媛,女的。




死生契阔,与子成脱。目前处境已是绝境,如果不迷路掉队,与配偶妻子的联系还可以通过部队与之连接。现在这条邮路也彻底断绝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具体的誓言,而这是主人公早先与配偶妻【子】之间订立的誓约。这是主人公孤身一人处于夜晚,周围万籁俱寂时的往事回忆内容,不是与战友间两个男人在目前的现场中订立的。若认为男男偕老是普遍现象,我不禁要问:我们是怎么来的。

主人公迷路掉队后的第一个处于荒野中的夜晚里,人的生理状态还不怎么差,而精神心理状态是极其复杂的甚至是崩溃的。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殉兮,不我信兮。

哀叹甚至于大声哭喊。与家人部队远隔山水,落到如此境地是老天不让我活了。这次是死定了。

洵应该是殉,为国死于战事曰殉,洵殉或通借,或衍讹。但只有【殉】的意思,才可衔接上句之【不活】。

如今是老天要我死,可就这么不明不白在荒郊野外死了,妻子会相信吗?还以为是我故意背弃誓约,跑别处另寻新欢享受荣华富贵去了。若被认为是背信弃义的人,那是主人公最大的不堪承受的心理负担。

尽管战争背景是轰轰烈烈的,但是处在万千人群里与处在孤身一人环境里的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始终都是孤独的。作品是由【独人舞】的场景,【独白】的语言串连而成的一个【孤独人】在战争中关于个人命运的故事。这个文学作品里的战争,只是作为背景衬托展现的,不是战争史实记录,不是某场特定战事的近景记录。作品反映的是战争中的个人命运与遭遇。主旨是展现古代社会道德诚信观念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只有【于以求之?】一个是反问句。【爰居爰处,爰丧其马】是叙述句。去两问号。


死生契阔,与子成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殉兮,不我信兮。

鼓声突然震天响起,战争动员令下达,举国响应,人人拿起武器,投入到保家卫国的行列中去。我也不例外,我离别家人妻室,加入到南征的孙子仲部队。大家在孙子仲带领下奋勇作战,很快就取得胜利,占领了陈与宋的地盘。我想现在胜利了,问上级是否可以回家。年轻人离家久了,有点想家,想温存。上级说战事还没有结束,残敌没有彻底肃清,还要继续打仗,还不能回家。我非常苦闷。部队继续在各地转战,经常变换宿营地。一天我的战马逃跑了,我去追赶战马,不知不觉进入了深山老林,发现自己迷路了。这样就回不到部队里去,我掉队了。我陷入了绝境。夜晚很快降临,我在黑暗中又冷又饿又恐惧。不敢深睡,怕野兽袭击。心稍微定一点时,回想起在家乡与家人妻子的温馨生活。回想起与妻子之间交往以及订立婚约时的誓言。希望二人能长相厮守,相敬如宾,共同生活到生命尽头。可是无情的现实,把我推向死亡边缘。现在我与家人天各一方,无法回到家乡与妻子团聚。这情形发展下去,我必死无疑。唉,看来是命该如此,是老天的安排,是老天不让我活了。可是我就这样不明不白无声无息死在这里,谁知道我怎么样了。妻子还以为我背信弃义另寻新欢,享受荣华富贵去了,如果这样我情何以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3 10: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文化殿堂象牙塔当做路边凉亭,2007年我随随便便就闯进北大中文论坛。最初只是发表一些自己35,36岁时写的作品【经审核进入唐诗宋词网的】。后来在图书馆借到一本吴世昌的【词林新话】。阅读中发现许多谬论。就在北大中文论坛里开了一个贴集【与吴世昌辩】。
吴世昌[1908-1986]1932年燕京大学英文系毕业,35,哈佛燕京学社国学研究所毕业,获文学硕士。曾执教西北联大,中山大学,国立湖南,桂林师范学院,中央大学等;47任牛津大学高级讲师兼导师,举为该校东方部学部委员。62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一届学科评议组员。

他说:
李清照,易安的[蝶恋花]末句[夜阑犹翦灯花弄],弄字是凑韵。已翦灯花,岂复可弄。
我说
只看一句,似乎[夜阑犹翦灯花]就可。虽然该词牌此处需要押韵,但真只为凑韵,又为什么不用其他字而偏用[弄]字,难道对加强主题,渲染情感没起到一点作用。

通读一遍:
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敧 ,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翦灯花弄。

浓愁无好梦之[浓]。该用什么字来强调体现,就只能是[弄]字。[弄]有反复拨弄,玩弄,来回折腾的意思。如果只是一般的为把灯剔亮,而使正经事好做一点,一剪也就完事。比如我过去在乡下人家户里做篾,夜里会做点夜工,编个菜篮子什么的,煤油灯蜡烛会结炭,即灯花,光亮会变暗,要剔掉灯花结炭,才感到好看点,那是不会去拨弄灯花的。而作品中的主人公此时独坐着是百无聊懒,极度空虚,就只有折腾那灯花那结炭了,连剪落的残芯灯炭,也要傻看上一阵,拨弄一番。这个弄字,正好体现了浓愁之极。

有诗怀者,就有此体会。人傻乎乎的,别人以为犯神经病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GMT+8, 2023-2-7 17:29 , Processed in 0.051238 second(s), 4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