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缙云王旭龙

古代韵文的断句【2】

[复制链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28 19: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賀麥登狀》張九齡
右今日高力士宣垂,示臣等皇太子表,以嘉麥有成。陛下躬執勞事,率先兆庶,皇太子以下,繼美聖功臣,聞勤於稼穡,必有麰麥之慶。著在春秋,則非他穀之比。伏惟陛下致敬宗廟,屬意黎元。春郊順時,則千畝在御。禁園測候,則萬寓皆豐。況云立訓天人,降尊農務,上靈昭德已聞。瑞日增輝,當夏不疲,則有祥雲自覆是彰,敦本之化式,旌造物之功,人謠在茲,天意可鑒。且禹之盡力,堯實用心,史冊美談。帝王成範,未有休徵,神應若斯之盛者也。以今況古,千載未聞,請付史官,天下幸甚,臣等叨榮,近侍,倍百恆情,無任感戴抃躍之至。

【賀麥登狀】張九齡
右今日高力士宣垂,示臣等皇太子表,以嘉麥有成。
陛下躬執勞事,率先兆庶。
皇太子以下,繼美聖功。
臣聞:勤於稼穡,必有麰麥之慶;著在春秋,則非他穀之比。
伏惟陛下致敬宗廟,屬意黎元。
春郊順時,則千畝在御;禁園測候,則萬寓皆豐。
況云立訓天人,降尊農務。
上靈昭德,已聞瑞日增輝;當夏不疲,則有祥雲自覆。
是彰敦本之化;式旌造物之功。
人謠在茲,天意可鑒。
且禹之盡力,堯實用心。
史冊美談,帝王成範。
未有休徵,神應若斯之盛者也。
以今況古,千載未聞。
請付史官,天下幸甚。
臣等叨榮近侍,倍百恆情。
無任感戴抃躍之至。

【為政事賀苗稼狀】蘇頲
右臣等昨面奉聖旨,以近日暴風雨,恐麥有損。陛下務農在候,輟膳終朝,憂勞之甚,起居不懌,臣等聞重華之德,昌發用心,夏禹則為人先,成湯自以身禱。求諸往事,未或前聞。天與聖符,風將雨止,杲杲之日,吐扶桑而已。霽芃芃之野,合岐麥而皆秋,仍滋北里之禾,更潤南山之豆,京城可望,不知日用之功,旒扆注懷,尚切在予之念,臣叨陪近侍,親奉德音,上貽慮於納隍下,增憂于折鼎,無任惶悚之至。

【為政事賀苗稼狀】蘇頲
右臣等昨面奉聖旨,以近日暴風雨,恐麥有損。
陛下務農在候,輟膳終朝,憂勞之甚,起居不懌。
臣等聞重華之德,昌發用心。
夏禹則為人先,成湯自以身禱。
求諸往事,未或前聞。
天與聖符,風將雨止。
杲杲之日,吐扶桑而已霽;芃芃之野,合岐麥而皆秋。
【杲杲之日,吐扶桑而已。霽芃芃之野,合岐麥而皆秋,】
仍滋北里之禾,更潤南山之豆。
京城可望,不知日用之功;旒扆注懷,尚切在予之念。
臣叨陪近侍,親奉德音。
上貽慮於納隍,下增憂于折鼎。【上貽慮於納隍下,增憂于折鼎,】
無任惶悚之至。

《內中後殿設醮祈禱豐稔歲康保國安民青詞》真德秀
伏以天作之君,實司民物之命。政失於下,斯盩陰陽之和。迺者春夏以來,雨暘弗節。行都地震,駭變異之非常。近甸水災,痛生靈之何辜。靜言咎,證實儆,渺躬既克己,以勵省修之誠,且多方以行寬恤之令,庶盡弭災之實。嘿回眷命之祥,更演沖科冀垂。景貺五風十雨,長消乾溢之虞。四海九州,共洽豐穰之樂,控忱以禱,得請是期,無任虔禱之至。

【內中後殿設醮祈禱豐稔歲康保國安民青詞】真德秀
伏以天作之君,實司民物之命。
政失於下,斯盩陰陽之和。
迺者春夏以來,雨暘弗節。
行都地震,駭變異之非常;近甸水災,痛生靈之何辜。
靜言咎證,實儆渺躬。
既克己以勵省修之誠,且多方以行寬恤之令。
庶盡弭災之實,嘿回眷命之祥。
更演沖科,冀垂景貺。
五風十雨,長消乾溢之虞;四海九州,共洽豐穰之樂。
控忱以禱,得請是期。
無任虔禱之至。

《會昌丙寅豐歲歌》溫庭筠
丙寅歲,休牛馬風如吹煙,日如渥赭九重天。子調天下春綠將,年到西野西野翁。生兒童門前好樹,青蘴茸蘴茸單衣。麥田路村南娶婦,桃花紅新姑車右。及門柱粉項韓憑,雙扇中喜氣自能成。歲豐農祥爾,勿來爭功。

《會昌丙寅豐歲歌》溫庭筠
丙寅歲,休牛馬。ma
風如吹煙,日如渥赭。jia
九重天子調天下。xia
春綠將年到西野。ya

西野翁,生兒童。tong
門前好樹青蘴茸。rong【蘴代艹下丰,字汉典里有,但发不上】
蘴茸單衣麥田路,村南娶婦桃花紅。hong
新姑車右及門柱,粉項韓憑雙扇中。zhong
喜氣自能成歲豐,fong
農祥爾勿來爭功。gong

《人啖人歌》明·張明弼
庚辛之際,客有為予言齊魯中州啖人之事者,因歌以當哭。

泰山飛黃河塵,天子明聖人啖人。野草無根木無殼,煮石作糜石難鑿。五日不食頤空嚼,飢兒語父飢,媳語姑,我死他人定我刳,餘骨烏鴞相歡噱。他人何親,父姑何疏,願以吾肉存爾軀,所嗟餒久,徒存膚,不能充爾三日餔。父姑若念我,願將殘骨沈溝渠,勿令人磨碎供夕餬。前時流賊殺人三千,一燖一嚯忽爾盡。焉昨來土寇掠人作糧,朝炊肋脅暮膾膀胱。桁間懸頭髮到地,碟底斷指如蔥長,但延顑頷腹。誰將滋味詳槁人怯食,如針鎗凶人慣食,同牛羊天下太平。好異味烹男炮女請君嘗。餓鬼鬅鬙出湯火,鬼身刻劃聯刀割人食,百物還食人相生相啖。誰能躲天地無人,亦清彝死不穿土壙。生不鋤土皮,但恐寂寞天地悲高山,大澤盈狐狸,朝中夔契知不知,猶議催科法未奇。

【人啖人歌】明·張明弼
庚辛之際,客有為予言齊魯中州啖人之事者,因歌以當哭。
泰山飛,黃河塵。【泰山飛黃河塵,】
天子明聖人啖人。

野草無根木無殼,
煮石作糜石難鑿。
五日不食頤空嚼。

飢兒語父,飢媳語姑。【飢兒語父飢,媳語姑,】
我死他人定我刳。
餘骨烏鴞相歡噱。
他人何親,父姑何疏。
願以吾肉存爾軀。
所嗟餒久徒存膚。
不能充爾三日餔。
父姑若念我,願將殘骨沈溝渠。
勿令人磨碎供夕餬。

前時流賊,殺人三千。
一燖一嚯,忽爾盡焉。【嚯代[火霍]字汉典里有,发不上】

昨來土寇,掠人作糧。
朝炊肋脅,暮膾膀胱。
桁間懸頭髮到地,碟底斷指如蔥長。
但延顑頷腹,誰將滋味詳。
槁人怯食如針鎗。
凶人慣食同牛羊。
天下太平好異味,烹男炮女請君嘗。

餓鬼鬅鬙出湯火。huo
鬼身刻劃聯刀割。guo【割代[果刂],字汉典里有,发不上】
人食百物還食人,相生相啖誰能躲。duo

天地無人亦清彝。yi
死不穿土壙,生不鋤土皮。pi
但恐寂寞天地悲。bi
高山大澤盈狐狸。li
朝中夔契知不知,猶議催科法未奇。q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28 21: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搜韵网【类书集成】庶徵典第一百二十三卷石異部藝文
《為朝臣賀涼州瑞石表》唐·上官儀
臣元嘉等言:臣聞太陽含字,天之命也,德水呈文,地之符也。是知光膺寶曆非幽贊,無以享鴻名,對越兩儀非神物,何以昌丕緒,故有元龜負卦,繇表軒功,朱鳥銜書,兆彰姬籙,非聖人之撫運,孰能與于此乎。伏惟皇帝陛下,慶韞上元,與天皇而合德祥,凝太始體耀魄以齊明,作周錫嗣王業本于水翼,生商降祉寶祚基于玉筐,然後樞電效神,皇虹授彩,彤雲澹景,標映龍顏,瑞火流光,呈發鳥跡,由是凝圖,作極握紀,中天化洽,九垓恩綿,八表功成,戢武散騑,服于桃園業定弘文覃正朔于昌海,輯五玉而彰禮,備陳萬舞而表樂,成至德至仁,垂拱巖廊之上,乃聖乃神,遠算廟堂之下。憲文王而授立,招天獎于夢齡,象漢帝以登賢選仁明于刻〈闕〉國,重曜而臨照,家萬宇而永貞。是以淹歲亢陽,離輝昇而元澤降,春疇罕闕,震方建而年稼登,受冊之辰,隨輕輪而翊佳氣,夏絃之月,接飛蓋而吐芝英。郡國陳孝德之符,煙浮霧集,縣道奏明靈之貺,電擊雷奔豈與夫。日至月書,可同年而語矣。伏見梁州都督李襲譽表奏昌松瑞石合,百一十字,文曰:高皇海出多子。李久王八千年,太平天子李世民王千年,太子李治,書燕山人,樂太國主,尚注諤,獎文仁,邁千古,大王五、王六、王七、王十,王鳳尾才子,七佛、八菩薩及上果佛田。天子武文貞觀昌,大聖延四方上下萬治忠孝,為善其文,不次者略。而不載敕。遣禮部郎中柳逞馳驛檢覆,並同所奏,皆素文,玉潔若瓊樹之華滋,元質碧鮮,擬翠微之遠色,雖復霞熛冠岳,暉鏤誅于介丘,海鏡浮山,昭列名于稽岊。方茲秀麗,曾何足云。臣等歷選皇猷,稽河圖于東序,詳觀帝籙,披冊府于西崑媧燧。以前不可得而知矣。羲農以降,乃考載而言焉。若乃馬遰堯壇,鳳御虞冊,麟遊吐字,頗涉劉邦,葉蠹為文,纔稱病已。元石降徵于典午,赤伏錫命于炎精。皆髣髴如神,徵文見意,或旁通以取証,或索隱以求端。猶且動色當年,光華曩志,矧茲天冊,顯發靈瑞,頌聖德之欽明,通史筆之揚堯典,述國祚之悠永。倍龜策之卜周年,追美先朝,衍軒丘之。德姓式,昭儲瑞,發鈞臺之光華,豈非天鑒。孔明聖猶大者,祥彌著靈心。至察德加厚者,祚逾長是用。越契超繩,光前振古,績無與二,慶溢登千,臣等自省,微生幸沾,鴻造荷重,光之煦育,睹三才之宅心雀躍無以表其誠,鳧趨不足勝其喜,臣等無任悅豫之至。

【為朝臣賀涼州瑞石表】唐·上官儀
臣元嘉等言:臣聞
太陽含字,天之命也;德水呈文,地之符也。
是知光膺寶曆,非幽贊無以享鴻名;對越兩儀,非神物何以昌丕緒。
故有元龜負卦,繇表軒功。
朱鳥銜書,兆彰姬籙。
非聖人之撫運,孰能與于此乎。
伏惟皇帝陛下,慶韞上元,與天皇而合德;祥凝太始,體耀魄以齊明。
作周錫嗣,王業本于水翼;生商降祉,寶祚基于玉筐。
然後樞電效神,皇虹授彩。
彤雲澹景,標映龍顏。
瑞火流光,呈發鳥跡。
由是凝圖作極,握紀中天。
化洽九垓,恩綿八表。
功成戢武,散騑服于桃園;業定弘文,覃正朔于昌海。
輯五玉而彰禮備,陳萬舞而表樂成。
至德至仁,垂拱巖廊之上;乃聖乃神,遠算廟堂之下。
憲文王而授立,招天獎于夢齡。
象漢帝以登賢。選仁明于刻〈闕〉。
國重曜而臨照,家萬宇而永貞。
是以淹歲亢陽,離輝昇而元澤降;春疇罕闕,震方建而年稼登。
受冊之辰,隨輕輪而翊佳氣;夏絃之月,接飛蓋而吐芝英。
郡國陳孝德之符,煙浮霧集;縣道奏明靈之貺,電擊雷奔。
豈與夫日至月書,可同年而語矣。

伏見梁州都督李襲譽表奏昌松瑞石合,百一十字,文曰:高皇海出多子。李久王八千年,太平天子李世民王千年,太子李治,書燕山人,樂太國主,尚注諤,獎文仁,邁千古,大王五、王六、王七、王十,王鳳尾才子,七佛、八菩薩及上果佛田。

天子武文貞觀,昌大聖延。
四方上下,萬治忠孝。
為善其文不次者,略而不載。

敕遣禮部郎中柳逞馳驛檢覆,並同所奏,
皆素文玉潔,若瓊樹之華滋;元質碧鮮,擬翠微之遠色,
雖復霞熛冠岳,暉鏤誅于介丘,海鏡浮山,昭列名于稽岊。
方茲秀麗,曾何足云。
臣等歷選皇猷,稽河圖于東序;詳觀帝籙,披冊府于西崑。
媧燧以前,不可得而知矣;羲農以降,乃考載而言焉。

若乃馬遰堯壇,鳳御虞冊。
麟遊吐字,頗涉劉邦;葉蠹為文,纔稱病已。
元石降徵于典午,赤伏錫命于炎精。
皆髣髴如神,徵文見意。
或旁通以取証,或索隱以求端。
猶且動色當年,光華曩志。
矧茲天冊,顯發靈瑞。
頌聖德之欽明,通史筆之揚堯典;
述國祚之悠永。倍龜策之卜周年。
追美先朝,衍軒丘之德姓;式昭儲瑞,發鈞臺之光華,
豈非天鑒孔明,聖猶大者祥彌著;靈心至察,德加厚者祚逾長。
是用越契超繩,光前振古。
績無與二,慶溢登千。
臣等自省微生,幸沾鴻造。
荷重光之煦育,睹三才之宅心。
雀躍無以表其誠,鳧趨不足勝其喜。
臣等無任悅豫之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28 22: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寮賀瑞石表》李嶠【这些古文,原来是统版,没有标点符号分段的】
臣某等言:臣聞高明博臨,無遠不應,正直潛感,雖幽必通。伏惟皇太后陛下慶發曾沙業,隆大寶以至明。當宗社之寄,以至聖合乾坤之德,荷三葉之休,光承五行之曆紀。平秩庶政,大亨群物,冠帶遐荒之域,天福日臨,閭閻富壽之氓。禮變樂和,液露沾洽,休徵昭顯,用能上披乾象,下發坤珍。吐山川之靈祕,開神物之韞匱。伏見雍州永安縣人唐同泰於洛水中得瑞石一枚,上有紫脈成文,曰:聖母臨人,永昌帝業八字。臣等抃窺靈跡,駭矚珍圖,俯仰殊觀,相趨動色,竊惟聖德奉天,遞為先後,神道助教,相因發明,陛下對越昭升欽若扶揖,允塞人祇之望,實當天地之心,所以幽贊嘉兆,旁通景貺,且人稱同。泰縣,實永安姓氏,將國號元符土地與石文明應,表裏潛會,樞機冥發,明宴坐之愈昌,驗皇基之永泰,則自然之無,朕不測之謂神非,夫道格昊蒼,德充幽顯,豈能發何言之微旨。臻不召之靈物,考皇圖於金丹,搜瑞典於瑤編,則有蟲蠹成文,魚鱗吐匣,丹書集於昌戶,綠錯薦於堯壇。或詞隱密微,或氣藏讖緯,莫究天人之際,罕甄神祕之心。未有昭聖毓靈,發祥隤阯,明白顯著,燭曜輝光。若斯之盛者也。且夫導洛疏津,卜瀍經宇,是開帝王之宅,實為龜書之泉。伯禹以致孝鬼神九疇,天錫陛下以虔恭,顧托八篆靈開,超萬祀而同存,歷百年而罕逮。況乎陰陽景測,朝市天臨,號令施於四海,機衡動於萬國,靈心葉贊,景業會昌,薦希代之鴻寶,獲非常之嘉應。固可以明禋大寶,禮秩介丘,副神宗之,迺睠答上元之蕃祉。臣等遇偶休明榮參簪笏千年,旦暮邀逢,累聖之期百辟,歌謳喜屬,三靈之慶無任。鳧藻踴躍之至,謹表詣闕陳賀以聞。

【百寮賀瑞石表】李嶠【无韵骈文】
臣某等言:臣聞高明博臨,無遠不應;正直潛感,雖幽必通。
伏惟皇太后陛下慶發曾沙,業隆大寶。
以至明當宗社之寄,以至聖合乾坤之德。
荷三葉之休光,承五行之曆紀。
平秩庶政,大亨群物。
冠帶遐荒之域,天福日臨;閭閻富壽之氓,禮變樂和。
液露沾洽,休徵昭顯。
用能上披乾象,下發坤珍。
吐山川之靈祕,開神物之韞匱。

伏見雍州永安縣人唐同泰於洛水中得瑞石一枚,上有紫脈成文,曰:聖母臨人,永昌帝業八字。

臣等抃窺靈跡,駭矚珍圖。
俯仰殊觀,相趨動色。
竊惟聖德奉天,遞為先後。
神道助教,相因發明。
陛下對越昭升,欽若扶揖。
允塞人祇之望,實當天地之心。
所以幽贊嘉兆,旁通景貺。
且人稱同泰,縣實永安。
姓氏將國號元符,土地與石文明應。
表裏潛會,樞機冥發。
明宴坐之愈昌,驗皇基之永泰。
則自然之無朕,不測之謂神。
非夫道格昊蒼,德充幽顯。
豈能發何言之微旨,臻不召之靈物。
考皇圖於金丹,搜瑞典於瑤編。
則有蟲蠹成文,魚鱗吐匣。
丹書集於昌戶,綠錯薦於堯壇。
或詞隱密微,或氣藏讖緯。
莫究天人之際,罕甄神祕之心。
未有昭聖毓靈,發祥隤阯。
明白顯著,燭曜輝光。
若斯之盛者也。

且夫導洛疏津,卜瀍經宇。
是開帝王之宅,實為龜書之泉。
伯禹以致孝鬼神,九疇天錫;陛下以虔恭顧托,八篆靈開。
超萬祀而同存,歷百年而罕逮。
況乎陰陽景測,朝市天臨。
號令施於四海,機衡動於萬國。
靈心葉贊,景業會昌。
薦希代之鴻寶,獲非常之嘉應。
固可以明禋大寶,禮秩介丘。
副神宗之迺睠,答上元之蕃祉。
臣等遇偶休明,榮參簪笏。
千年旦暮,邀逢累聖之期;百辟歌謳,喜屬三靈之慶。
無任鳧藻踴躍之至,謹表詣闕陳賀以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3-1 23: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21-3-3 12:20 编辑

庶徵典第一百三十一卷水災部藝文一
《庚申大水賦》熊熾
嗟哉,鄂渚之水也。澮楚蜀之巨浸,泝吳越之上游。會三江之宗派,匯七澤之洪滺。數間稔而一漲,孰若今歲之橫流。始媚涸而洊至,歷秋夏而浮浮。溢諸兩崖之上,泛諸三事之丘。黃雲沉而焯焯,蟬鳴寂而瀏瀏。國計委諸鯽鱷,民天殞諸。爾乃漸漬乎岡阜,沮洳乎門竇,浸淫乎【门仓】【门唐】,灌溉乎苑囿。蜎伊威蛸蛩於松桷,奚貓鼠蝸鼓於堂構。牣鰷鯉鰋【鱼廷】於錡釜,漾菱芡苔萏於廷廐。棲積羊犬豖於瓦礫,浴鴻鳧鶩鴈於屋漏。爾乃【或下衣】歷乎仲謀之殿,泛濫乎熊紅之城,【氵】涾乎庾公之館,㴸【獵换氵旁】乎漫叟之門,淫液乎鄒尉之井,混沌乎武子之庭。其行則艎艇桴筏,【舟卯】䑯䒀艣,相舦【舟畐】渡,蟻而紛紜。其業則絲緡縲䌐,絡縸綱紀,相與漁釣,乎其絲綸。其事則扶老攜幼,濡首洗足。相衙衙乎水陸以潘騰,朝騣邁乎博原而夕隰。昨跨躋乎隗隑,而今漘東防土,陀雲蓋之,為谷西捐,白鹿白馬之為濱南怮,金牛石鼓之就溺北隱。渡石盤石之粼粼,懮鞋山乎望夫而難倚,沖劍石之焦渚而難憑,穹鄂境之東山而詷慒狼狽,思濯足乎弱水,而散髮乎崑崙。闠閉至而不易,輜轙投轄而弗啍。黨閾劘而不睦,煙爩煨燼而掇飧。疑淮揚之閘道而無餉吏,疑蘇杭之水市而無貿緡。頓驚乎登州之開海市,胡為乎其在市程。予乃圜居桑梓之故寢,處江濊之宅。滊乎臺階,撫魚鱉乎臧獲能漁,招乎伉儷群鷗鷺乎,簪列覽院宇乎,水晶跡廛,肆乎水國。靡靡乎不可徜徉,蹙蹙乎不可歷越。予乃登九曲以摛鬱,陟樊巔以肆觀潤澤。匪賓乎陸海道體,疇偶乎在川流惡。豈併乎汾澗感孝,孰侔於醴泉。爾乃長江泛其北,洋湖潰其南,七湖溪沼,又縱橫千百,浩汗於其間。灝溔潢洋,滭沸澐灑,茫茫乎如馮虛之御,封疆如雨河之連。碧海濞涆涫,淢潝滵汨。滔滔乎魚龍所不能居,騏驥所不能及。灌潫湷㴗,瀜沖瀏沕,泓泓乎其瓦礫之所當浮,丈人之所不沐。瀑[氵薨]氻湱,灣沆沸濍,潺潺乎如洊雷之霆雷霹靂,如狂風之旋空。予乃誤江湖為溟海,山嶽為蓬峰,城郭為舟楫,煙樹為帆蹤。陽侯鼓沴濤於寰宇,風師駕颶飄於崆峒。馮夷侈吞噬於塵世,河伯沉溺於城。決嚙溝洫,衝割垣墉,魚鱉骸骨,溝壑疲癃,劙裂胼胝,汨沒貲悰。爾乃朱門之議,橫瓠決之籌,駿曀隤之渝,乘我來之書。振新鬼,守狐丘,而號月。商旅失津溢而望雲,官司弛征榷而瞻漢,黔庶束高阜而待薨。嗟嗟上帝不康,天吳降戮,合窳厲膴。商羊虺毒,幾見於麟經,迭降於末俗。從古恫之今,何踵乎此躅。既不獲禹於江漢,又無借賈乎江潯。精衛不來西山以起土,女媧不更積蘆以禦淫。左慈不禁氣以速逆,苻堅不投鞕以瀦停。雖若呵而奚裨,命神禹之空盈。欲呼桄而靡騁,設布囊之何昏。非一釜之激暴,仰三策之誰陳。豈建武之烈已湮,王尊之翊已沒。想像丁罕之偉功,山斗蕭瞻之感谷。日夜謝麟之石障,夢寐大中之引。噫噫,匪蒼昊之不慵,羌若人之不穀。安得元狩之令頒,俾一路以不哭。

《庚申大水賦》熊熾
嗟哉,鄂渚之水也。
澮楚蜀之巨浸,泝吳越之上游。
會三江之宗派,匯七澤之洪滺。
數間稔而一漲,孰若今歲之橫流。
始媚涸而洊至,歷秋夏而浮浮。
溢諸兩崖之上,泛諸三事之丘。
黃雲沉而焯焯,蟬鳴寂而瀏瀏。
國計委諸鯽鱷,民天殞諸浳汼。

爾乃漸漬乎岡阜,沮洳乎門竇。
浸淫乎倉唐,灌溉乎苑囿。【門内倉,门内唐】
蜎伊威蛸蛩於松桷,奚貓鼠蝸鼓於堂構。
牣鰷鯉鰋䱓於錡釜,漾菱芡苔萏於廷廐。
棲積羊犬豖於瓦礫,浴鴻鳧鶩鴈於屋漏。

爾乃
或歷乎仲謀之殿,泛濫乎熊紅之城。【或代[或下衣]】
㵤涾乎庾公之館,㴸獵乎漫叟之門。【 獵换氵旁】
淫液乎鄒尉之井,混沌乎武子之庭。
其行則艎艇桴筏,卯䑯䒀艣,相舦辐渡蟻而紛紜。【辐代舟畐】
其業則絲緡縲䌐,絡縸綱紀,相與漁釣乎其絲綸。
其事則扶老攜幼,濡首洗足,相衙衙乎水陸以潘騰。
朝騣邁乎博原而夕隰,昨跨躋乎隈隑而今漘。
東防土陀雲蓋之為谷,西捐渡石盤石之粼粼。
白鹿白馬之為濱南怮,金牛石鼓之就溺北隱。
懮鞋山乎望夫而難倚,沖劍石之焦渚而難憑。
穹鄂境之東山而詷慒狼狽,思濯足乎弱水而散髮崑崙。
闗闠閉至而不易,輜轙投轄而弗啍。
黨閾劘釁而不睦,煙爩煨燼而掇飧。
疑淮揚之閘道而無餉吏,疑蘇杭之水市而無貿緡。
頓驚乎登州之開海市,胡為乎其在市程。

予乃圜居桑梓之故,寢處江濊之宅。
嚟滊湂乎臺階,撫魚鱉乎臧獲。
能漁招乎伉儷,群鷗鷺乎簪列。
覽院宇乎水晶,跡廛肆乎水國。
靡靡乎不可徜徉,蹙蹙乎不可歷越。

予乃
登九曲以摛鬱,陟樊巔以肆觀。
潤澤匪賓乎陸海,道體疇偶乎在川。
流惡豈併乎汾澗,感孝孰侔於醴泉。
爾乃長江泛其北,洋湖潰其南。
七湖溪沼又縱橫,千百浩汗於其間。

灝溔潢洋,滭沸澐灑。
茫茫乎如馮虛之御封疆,如雨河之連碧海。

滂濞涆涫,淢潝滵汨。
滔滔乎魚龍所不能居,騏驥所不能及。

灌潫湷㴗,瀜沖瀏沕。
泓泓乎其瓦礫之所當浮,丈人之所不沐。

瀑薨氻湱,灣沆沸濍。[氵薨]
潺潺乎如洊雷之霆雷霹靂,如狂風共宿之旋空。【风共,风宿】

予乃誤江湖為溟海,山嶽為蓬峰。
城郭為舟楫,煙樹為帆蹤。
陽侯鼓沴濤於寰宇,風師駕颶飄於崆峒。

馮夷侈吞噬於塵世,河伯奒沉溺於城悤。【悤代广下悤】
決嚙溝洫,衝割垣墉。
魚鱉骸骨,溝壑疲癃。
劙裂胼胝,汨沒貲悰。

爾乃
朱門之議,橫瓠決之籌駿。
曀隤之渝,乘我來之書振。
新鬼守狐丘而號月,商旅失津溢而望雲。
官司弛征榷而瞻漢,黔庶束高阜而待薨。

嗟嗟
上帝不康,天吳降戮。
合窳厲膴。商羊虺毒。
幾見於麟經,迭降於末俗。
從古恫之今,何踵乎此躅。

既不獲禹於江漢,又無借賈乎江潯。
精衛不來,西山以起土,女媧不更,積蘆以禦淫。
左慈不禁氣以速逆,苻堅不投鞕以瀦停。
雖若呵而奚裨,命神禹之空盈。
欲呼桄而靡騁,設布囊之何昏。
非一釜之激暴,仰三策之誰陳。

豈建武之烈已湮,王尊之翊已沒。
想像丁罕之偉功,山斗蕭瞻之感谷。
日夜謝麟之石障,夢寐大中之引濮。【濮,[氵卜]
噫噫,
匪蒼昊之不慵,羌若人之不穀。
安得元狩之令頒,俾一路以不哭。

【网文】
朝騣邁乎博原而夕隰。昨跨躋乎隗隑,而今漘東防土,陀雲蓋之,為谷西捐,白鹿白馬之為濱南怮,金牛石鼓之就溺北隱。渡石盤石之粼粼,懮鞋山乎望夫而難倚,沖劍石之焦渚而難憑,
我整理的
朝騣邁乎博原而夕隰,昨跨躋乎隈隑而今漘。東防土陀雲蓋之為谷,西捐渡石盤石之粼粼。白鹿白馬之為濱南怮,金牛石鼓之就溺北隱。懮鞋山乎望夫而難倚,沖劍石之焦渚而難憑。
朝騣邁乎博原而夕隰,昨跨躋乎隈隑而今漘。
東防土陀雲蓋之為谷,西捐渡石盤石之粼粼。
白鹿白馬之為濱南怮,金牛石鼓之就溺北隱。
懮鞋山乎望夫而難倚,沖劍石之焦渚而難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3-2 12:3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庶徵典第一百三十四卷水異部藝文一
《為許智仁奏懷州黃河清表》唐  崔融
臣智仁言,臣聞:德水清漪,詩人以之興頌。濁流澄鏡,大聖於是登期。伏惟皇帝陛下,道葉二儀,功超萬古。上元降祉,變孟津於綠波。厚載呈祥,發榮光於翠浼。臣以去月,得河內縣申云,自太平村已下三十餘里,河水變清,各遂淺深,泠然徹底。鱗介之屬,無所藏形。謹自依極,悉同其狀。又嵩高維岳形入清流,少室奇峰,參差具寫。謹按《易坤靈圖》曰:聖人受命瑞,見於河。伏見涼州元石式昭靈,命臣部黃河,應時清徹,天禎地貺,既符易象之文,聖祚河清,暗合靈圖之義。古人嘆其難候。臣今乃得親觀,身體太平之風,目擊會昌之瑞,無任悅豫之至。

【為許智仁奏懷州黃河清表】唐  崔融
臣智仁言,臣聞:
德水清漪,詩人以之興頌;濁流澄鏡,大聖於是登期。
伏惟皇帝陛下,道葉二儀,功超萬古。
上元降祉,變孟津於綠波;厚載呈祥,發榮光於翠浼。
臣以去月,得河內縣申云,自太平村已下三十餘里,河水變清,各遂淺深,泠然徹底。鱗介之屬,無所藏形。謹自依極,悉同其狀。
又嵩高維岳,形入清流;少室奇峰,參差具寫。【又嵩高維岳形入清流,少室奇峰,參差具寫。】
謹按《易坤靈圖》曰:聖人受命,瑞見於河。【謹按《易坤靈圖》曰:聖人受命瑞,見於河。】

伏見
涼州元石,式昭靈命。
臣部黃河,應時清徹。【伏見涼州元石式昭靈,命臣部黃河,應時清徹。】
天禎地貺,既符易象之文;聖祚河清,暗合靈圖之義。
古人嘆其難候,臣今乃得親觀。
身體太平之風,目擊會昌之瑞。
無任悅豫之至。

《為留守作奏慶山醴泉表》張說
臣言:臣聞至德洞微,天鑒不遠,休徵祕景,時和則見。是知綿代曠曆,慶牒祥經,帝皇有必感之符,神靈無虛出之瑞。伏惟天冊金輪聖神皇帝陛下,金鏡御天,璿衡考政,欽若元象,弘濟蒼甿。茂功將大造混成,純化與陽和俱扇。朝百神之樂職,宅萬國之歡心。嘉氣內充,淫雨外息。豈止搖風紀月之草,列蒔於階除。儀簫御籙之禽,相鳴於戶閣而已。固有發禎厚載,抽貺泉源,表元德之潛通,顯黃祇之昭報。臣於六月二十五日,得所部萬年縣令鄭國忠狀,稱云:六月十四日,縣界霸陵鄉,有慶山見、醴泉出。臣謹差司戶參軍孫履,直對山側百姓檢問得狀,其山平地湧拔,周回數里,列置三峰,齊高百仞。山見之日,天青無雲,異雷雨之遷徙,非崖岸之騫震。欻爾隆崇巍然,蔥蔚阡陌,如舊草樹不移,驗益地之祥圖,知太乙之靈化。山南又有醴泉三道,引注三池,分流接潤,運山對浦,各深丈餘,廣百步,味色甘潔,特異常泉。比仙漿於軒后,均愈疾於漢代。臣按孫氏《瑞應圖》曰:慶山者,德茂則生。臣又按《白虎通》曰:醴泉者,義泉也。可以養老,常出於京師。《禮·斗威儀》曰:人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其醴泉湧。《潛潭巴》曰:君臣和德,道度葉中,則醴泉出。臣竊以五行推之,六月土王神在未母之象也。土為官,君之義也。水為智,土為信,水伏於土,臣之道也。水相於金,子之佐也。今土以月王而高水,從土制而靜天意,若曰母王君尊,良臣善相,仁化致理,德茂時平之應也。臣又以山為鎮國,水實利人,縣有萬年之名,山得三仙之類,此蓋金契景福,寶祚昌圖,邦固不移之基,君永無疆之壽。自永昌之後,迄於茲辰,地寶屢升,神山再聳,未若連岩結慶並泌,流甘群瑞,同區二美,齊舉高視,古今曾無。擬議信可以紀元立號,薦廟登郊,彰賁億齡,愉衍萬宇。臣厚司京尹,忝寄留臺,牧西土之疲人,荷東蕃之餘寵。游泳鴻露,震悚明神。禧祉有歸,光啟玆部。喜睹殊觀,什百恆流。踊躍一隅,馳誠雙闕。伏請宣付史館,頒示朝廷,無任鳧藻之至。謹遣某官,進圖奉進。

【為留守作奏慶山醴泉表】張說
臣言:臣聞
至德洞微,天鑒不遠。
休徵祕景,時和則見。
是知
綿代曠曆,慶牒祥經。
帝皇有必感之符,神靈無虛出之瑞。
伏惟天冊金輪聖神皇帝陛下,
金鏡御天,璿衡考政。
欽若元象,弘濟蒼甿。
茂功將大造混成,純化與陽和俱扇。
朝百神之樂職,宅萬國之歡心。
嘉氣內充,淫雨外息。
豈止搖風紀月之草,列蒔於階除。儀簫御籙之禽,相鳴於戶閣而已。
固有發禎厚載,抽貺泉源。
表元德之潛通,顯黃祇之昭報。
臣於六月二十五日,得所部萬年縣令鄭國忠狀,稱云:六月十四日,縣界霸陵鄉,有慶山見、醴泉出。
臣謹差司戶參軍孫履,直對山側百姓檢問得狀,其山平地湧拔,周回數里,列置三峰,齊高百仞。
山見之日,天青無雲。
異雷雨之遷徙,非崖岸之騫震。
欻爾隆崇,巍然蔥蔚;阡陌如舊,草樹不移。【欻爾隆崇巍然,蔥蔚阡陌,如舊草樹不移。】
驗益地之祥圖,知太乙之靈化。
山南又有醴泉三道,引注三池;
分流接潤,運山對浦;
各深丈餘,廣百步。
味色甘潔,特異常泉。
比仙漿於軒后,均愈疾於漢代。
臣按孫氏《瑞應圖》曰:慶山者,德茂則生。
臣又按《白虎通》曰:醴泉者,義泉也。可以養老,常出於京師。
《禮·斗威儀》曰:人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其醴泉湧。
《潛潭巴》曰:君臣和德,道度葉中,則醴泉出。臣竊以五行推之,六月土王神在未,母之象也。【六月土王神在未母之象也。】
土為官,君之義也。
水為智,土為信。
水伏於土,臣之道也。
水相於金,子之佐也。
今土以月王而高,水從土制而靜,
天意若曰母王君,尊良臣;善相仁化,致理德茂,時平之應也。
臣又以山為鎮國,水實利人,
縣有萬年之名,山得三仙之類。
此蓋金契景福,寶祚昌圖。
邦固不移之基,君永無疆之壽。
自永昌之後,迄於茲辰。
地寶屢升,神山再聳。
未若連岩結慶,並泌流甘。
群瑞同區,二美齊舉。
高視古今,曾無擬議。
信可以紀元立號,薦廟登郊。【未若連岩結慶並泌,流甘群瑞,同區二美,齊舉高視,古今曾無。擬議信可以紀元立號,薦廟登郊,】
彰賁億齡,愉衍萬宇。
臣厚司京尹,忝寄留臺。
牧西土之疲人,荷東蕃之餘寵。
游泳鴻露,震悚明神。
禧祉有歸,光啟玆部。
喜睹殊觀,什百恆流。
踊躍一隅,馳誠雙闕。
伏請宣付史館,頒示朝廷。
無任鳧藻之至。
謹遣某官,進圖奉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3-2 19: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庶徵典第一百三十四卷水異部藝文一
《河出榮光賦》呂溫【开头就错了】
麗乎天者,曰漢紀乎,地者惟河。居上善以利物,順朝宗而致和。時否則為災而獨昏墊,運至則呈瑞以葉謳歌。豈徒列四瀆以居貴,與百川而隨波者乎。當其布德惟新,儲慶茲始,濁色既變,榮光乃起。乍若燭龍,噴燄上騰鍾嶺之雲。又似陽烏,迴翔下落咸池之水。增華一代,振耀千祀。信能陵晏海而比崇,蔑浴日而專美。時則纖埃不驚,和風充盈,大野初霽,圓靈始清。皎且潔兮孤明不雜,煥其炳兮五色斯呈。祥煙斂彩,瑞日韜晶。掩輕雲而旁屬,拂薰風而上征。百辟其瞻,孰云其相,照一人乃眷,自合於皇明。庶品昭蘇,眾幽光被。大哉,有國之慶。赫矣,為君之瑞。膧朧元黃,熠爚丹翠,洞鑒龍宮之人,朗見馬圖之字。昔在溫洛致美,化於陶唐,復效靈於我皇,先後葉德。今古和光比屋,觀其自化。遐荒望以來,王詎比流景集壇,獨作郊天之應,赤光照室,空稱誕帝之祥而已哉。客有目觀榮河,心傾聖日,儻餘光而見及,庶幽谷之可出。

【河出榮光賦】呂溫
麗乎天者曰漢,紀乎地者惟河。【麗乎天者,曰漢紀乎,地者惟河。】
居上善以利物,順朝宗而致和。
時否則為災而獨昏墊,運至則呈瑞以葉謳歌。
豈徒列四瀆以居貴,與百川而隨波    者乎。

當其布德惟新,儲慶茲始。
濁色既變,榮光乃起。
乍若燭龍噴燄,上騰鍾嶺之雲;又似陽烏迴翔,下落咸池之水。【乍若燭龍,噴燄上騰鍾嶺之雲;又似陽烏,迴翔下落咸池之水。】
增華一代,振耀千祀。
信能陵晏海而比崇,蔑浴日而專美。

時則纖埃不驚,和風充盈。
大野初霽,圓靈始清。
皎且潔兮孤明不雜,煥其炳兮五色斯呈。
祥煙斂彩,瑞日韜晶。
掩輕雲而旁屬,拂薰風而上征。
百辟其瞻,孰云其相照;一人乃眷,自合於皇明。【百辟其瞻,孰云其相,照一人乃眷,自合於皇明。】

庶品昭蘇,眾幽光被。
大哉,有國之慶;赫矣,為君之瑞。
膧朧元黃,熠爚丹翠。
洞鑒龍宮之人,朗見馬圖之字。

昔在溫洛
致美化於陶唐,復效靈於我皇。【昔在溫洛致美,化於陶唐,復效靈於我皇,】
先後葉德,今古和光。
比屋觀其自化,遐荒望以來王。【先後葉德。今古和光比屋,觀其自化。遐荒望以來,王詎比流景集壇,】
詎比
流景集壇,獨作郊天之應;赤光照室,空稱誕帝之祥   
而已哉。

客有目觀榮河,心傾聖日。
儻餘光而見及,庶幽谷之可出。

《溫洛賦》鄭宗哲
惟上天降厥瑞,瑞著於川。惟君人臨厥聖,聖通於天。由盛德之應矣,化清洛之溫然。當短至之時,景為凜烈。及暄變之際,應在淪漣。散彼皇明,受茲靈貺。奚獨稟於和氣,乃潛感於深浪。遂使清冰不戒於洲渚之曲,白露罷凝於蒹葭之上。狎而玩信,溫溫以異,流迫而觀,亦滔滔以難。量爾其發自山谷,會於河濱,其外也皎兮,如鏡其中也。煦然如春。夏蟲不疑,失輕冰於曲渚。秋鴻欲去,戀微暖於通津。豈止元覽不昧,呈祥有因。測彼淺深,窮茲浩渺。方將表瑞氣於澄潔,豈獨激巨浪於昏曉。揭厲之輩,謂祁寒初失於波中。游泳之徒,疑薰風遠至於天表。若夫德至則應,天且不言。就其深則酌之不竭變其性,乃即之也溫狀。真宰為爐,於其底意,鄒子吹律於其源,若彼火井之熒煌,湯泉之滃鬱,徒及時於四氣,寧善利於萬物。德之感,其感良多。水之瑞,其瑞惟何。方將吹籟之共凜,忽猶鼓橐之相和。霽日初懸,似陽燧之藏深瀨。紅霞不散,若陰火之在空波方。今地不藏寶,天惟瑞聖。茲水也,有時而溫,由一人之德盛。

【溫洛賦】鄭宗哲
惟上天降厥瑞,瑞著於川;
惟君人臨厥聖,聖通於天。
由盛德之應矣,化清洛之溫然。
當短至之時,景為凜烈;及暄變之際,應在淪漣。

散彼皇明,受茲靈貺。
奚獨稟於和氣,乃潛感於深浪。
遂使清冰不戒於洲渚之曲,白露罷凝於蒹葭之上。
狎而玩,信溫溫以異流;迫而觀,亦滔滔以難量。【狎而玩信,溫溫以異,流迫而觀,亦滔滔以難。量爾其發自山谷,】

爾其發自山谷,會於河濱。
其外也,皎兮如鏡;其中也,煦然如春。【其外也皎兮,如鏡其中也。煦然如春。】
夏蟲不疑,失輕冰於曲渚,秋鴻欲去,戀微暖於通津。
豈止元覽不昧,呈祥有因。

測彼淺深,窮茲浩渺。
方將表瑞氣於澄潔,豈獨激巨浪於昏曉。
揭厲之輩,謂祁寒初失於波中;游泳之徒,疑薰風遠至於天表。

若夫德至則應,天且不言。
就其深,則酌之不竭;變其性,乃即之也溫。【就其深則酌之不竭變其性,乃即之也溫狀。】
狀真宰為爐於其底;意鄒子吹律於其源。【真宰為爐,於其底意,鄒子吹律於其源,】

若彼
火井之熒煌,湯泉之滃鬱。
徒及時於四氣,寧善利於萬物。

德之感,其感良多。
水之瑞,其瑞惟何。
方將吹籟之共凜,忽猶鼓橐之相和。
霽日初懸,似陽燧之藏深瀨;紅霞不散,若陰火之在空波。【若陰火之在空波方。】

方今地不藏寶,天惟瑞聖。
茲水也,有時而溫,由一人之德盛。

《醴泉無源賦》宋·王禹偁
泉本靈長,皆從濫觴。何無源而自湧,應有德以呈祥。厥味孔甘,可飲九苞之鳳。其波不濁,寧朝百谷之王。豈不以地乃至柔,水惟善下,不愛其寶於以光乎。聖人感而遂通,於以歸乎。王者但沸以出焉,奚疏鑿之謂也。神化難知,汪洋在茲。視之者,孰分似帶。挹之者,咸謂如飴。匪自高山,非貳師之刺矣。不居絕塞,豈耿恭而拜之。有以見德及於地,不期而至。其潤也,齊乎聖澤。其湧也,偕乎睿知。浪井不鑿,我則同出而異名。靈芝無根,我則重祥而疊瑞。稽夫是泉也,其源不見於義,則那其味且旨。在理云何,得非源之隱也。與凡流而有異味之美也。表聖德而靡他,不然又安得匪因掘地,而自可蠲痾者哉。出鳥鼠者,匪吾之偶。產蛟龍者,亦孔之醜。鄙河水之九曲,笑涇泥之一斗。自然而然,非有而有。考乎支派,應居水府之先。效彼休禎,合列祥經之首。是何不在高原,波騰浪翻,孰知乎桐柏,孰謂乎崑崙。任大禹之功深,寧歸畎澮。縱張騫之力盡,曷識根源。士有自立身謀,非因世本桴學。海以斯久導言,泉而漸遠期作。瑞於昌朝,免常流之一混。

【醴泉無源賦】宋·王禹偁
泉本靈長,
皆從濫觴。
何無源而自湧,應有德以呈祥。
厥味孔甘,可飲九苞之鳳;其波不濁,寧朝百谷之王。

豈不以地乃至柔,水惟善下。
不愛其寶,於以光乎聖人;感而遂通,於以歸乎王者。
但沸以出焉,奚疏鑿之謂也。【不愛其寶於以光乎。聖人感而遂通,於以歸乎。王者但沸以出焉,奚疏鑿之謂也。】

神化難知,汪洋在茲。
視之者,孰分似帶;挹之者,咸謂如飴。
匪自高山,非貳師之刺矣;不居絕塞,豈耿恭而拜之。

有以見德及於地,不期而至。
其潤也,齊乎聖澤;其湧也,偕乎睿知。
浪井不鑿,我則同出而異名;靈芝無根,我則重祥而疊瑞。

稽夫是泉也,
其源不見,於義則那。nuo
其味且旨。在理云何。huo【其源不見於義,則那其味且旨。在理云何,】
得非
源之隱也,與凡流而有異;味之美也,表聖德而靡他。tuo
不然又安得匪因掘地,而自可蠲痾 wo  者哉。

出鳥鼠者,匪吾之偶。
產蛟龍者,亦孔之醜。
鄙河水之九曲,笑涇泥之一斗。
自然而然,非有而有。
考乎支派,應居水府之先;效彼休禎,合列祥經之首。

是何不在高原,波騰浪翻。
孰知乎桐柏,孰謂乎崑崙。
任大禹之功深,寧歸畎澮;縱張騫之力盡,曷識根源。

士有自立身謀,非因世本。
桴學海以斯久,導言泉而漸遠。
期作瑞於昌朝,免常流之一混。【非因世本桴學。海以斯久導言,泉而漸遠期作。瑞於昌朝,免常流之一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3-2 20: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醴泉頌》明·解縉【搞得如同一团乱麻】
聖德通元,澤融聖孝。格醴泉溢,闡神珍示昭。錫使蓐收,灝氣浮月華。桂露瓊芳,流命素靈,敕金精,下汲東井,輸元冥,㪺北斗,運璇星。苾茀已覺椒蘭馨,味醇和氣。芳烈酒醴,甘冰玉潔。飲者痾痊沉,一啜蟾光滴。玉甃溢,離下衛。覆以翼抃,且舞侍朝夕。庶類豈知蒙帝力,天遺奇祥示無極。頌醴泉,荷上天,聖壽徵福綿壽域。同躋億萬年。

【醴泉頌】明·解縉
聖德通,
元澤融。

聖孝格,醴泉溢。
闡神珍,示昭錫。

使蓐收,
灝氣浮。
月華桂露瓊芳流。

命素靈,敕金精。
下汲東井輸元冥。
㪺北斗,運璇星。
苾茀已覺椒蘭馨。

味醇和,氣芳烈。
酒醴甘,冰玉潔。
飲者痾痊沉一啜。

蟾光滴,玉甃溢。
離下衛,覆以翼。
抃且舞,侍朝夕。
庶類豈知蒙帝力,天遺奇祥示無極。

頌醴泉,
荷上天。
聖壽徵福綿。
壽域同躋億萬年。

《河清頌》前人
聖道成,聖世平,銀漢明。黃河之流至龍門,迸落九土千丈渾。惟勛太祖三千年,德施溥榮光冪河。河獻圖,五色昭映冰玉壺。昔洪武,今永樂,襲休祥,頌聲作。河水經天橫地,洛騰氤氳下繽紛。旁囷囷,隙云云,海市青紅豔采雲。纖塵靜夾鏡空露,沙石海,亟通離。婁下見,馮彝宮,三旬二日,古莫同聖德。至於天地比天地,儲祥不敢祕。瑞應神明萬萬世。

《河清頌》前人
聖道成,
聖世平,
銀漢明。

黃河之流至龍門,
迸落九土千丈渾。

惟勛太祖三千年,德施溥榮光冪河。
河獻圖。
五色昭映冰玉壺。

昔洪武,今永樂。
襲休祥,頌聲作。
河水經天橫地洛。

騰氤氳,
下繽紛。
旁囷囷,
隙云云。
海市青紅豔采雲。

纖塵靜,夾鏡空。
露沙石,海亟通。
離婁下見馮彝宮。
三旬二日古莫同。

聖德至,
於天地。
比天地,
儲祥不敢祕。
瑞應神明萬萬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3-2 21: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庶徵典第一百三十四卷水異部藝文一
《河清賦》〈有序〉胡廣
永樂三年春正月癸卯,高平王、平陽王奏:禹門津黃河清。朝臣歡動,以為皇上聖德所致。進表稱賀,皇上謙抑不居。未幾,秦王暨山西守土之臣,亦皆來奏。見者謂其清如碧玉,洞鑑毫髮。既而成五色,經三旬有二日,漸復其舊。稽之載籍,黃河千年一清,聖王之大瑞。而五色者,尤瑞之大者也。洪惟皇上,以至聖之德,作配天地,廣運神化。瑞應之來,適當其期。臣叨陪侍從,幸睹茲盛事,宜有紀述,以傳誦將來。其辭曰:

蓋聞洪河之水,通銀潢而直下介。箕斗之微茫,繞崑崙而奔瀉欻。潛行於地中,忽渙發乎重野。景如吸海之長虹,勢若馳岡之迅馬。驚湍騰逝,悍波衝射,競千雷兮砰渹,𩰚萬鼉兮呼咤,淈泥沙兮悠揚,羌晝夜兮不舍。方其導積石,歷龍門,下底柱,逾孟津。出乎無際,漂乎無垠。臨萬頃兮漭潒,折九曲兮沄渾。想夫浩浩湯湯,湮塞未疏,濟漯莫從,淮泗尚瀦。匯四隩而為壑,襄高陵而成汙。暨九川兮滌,源九州兮既別。拯蒼生於墊溺,免斯世於魚鱉。惟六府之孔脩,賴胼胝之偉烈。嗟形容於允翕,諒一葦之可越。逮乎周道既東,文武益遠,清人麃其翱翔,方叔去而不返。葛藟興綿綿之詠,尼父有已矣。之嘆至若瓠子,載決宣房,既歌下淇園之綠篠,沈美玉於滄波。恆汨汨兮混濁,或沸齧兮盤渦。曾未識其安流,胡能有於盈科。誦逸詩兮俟清,嘅人壽兮幾何。信不可兮驟得,必以待夫時之泰和。爾乃禹門中闢,磧石碕礒,洪濤不興,一碧千里。若人間兮天上,渺予視兮衍迆。式同觀乎渭濱,儼浮游於湘沚。澄靚兮泓渟,滉瀁兮瀰瀰。鄙鴨綠於漢江,陋苔清於淮涘。澹玻璃兮洞射,凝雲母兮無滓。風泠泠兮吹淥漪,天晃朗兮映漣泚。粲飛鳥兮白鷗,數游鱗兮鱣鮪。山倒黛兮染翠,嵐拖練兮成綺。姱瀲灩兮挼藍,堪薦潔於明水。朝陽升兮澱彩盪,夜月照兮鏡光洗。紛揮霍兮五色乍,紆徐而忽駛,實元氣之融會,而發榮光於此。乃有黃耇居河之漘,睹𣽂潫兮瑩徹,為盛世之休徵。爰以告言,聞於紫宸,無小大而咸喜,騰遐邇之歡聲。惟聖人兮在上,致四海兮隆平。霈仁恩兮汪洋,洽寰宇兮皆春。萃諸福兮畢來,沓眾瑞兮駢臻。所以天儲其精,地閟其靈,而千載之嘉應,實有待於聖明。乃謙抑而弗居,遜膚美而曷勝。蓋功愈大而心愈小,道彌高而德彌弘。視夫平成之績,亙萬世而同稱者也。猗歟聖皇,允協神禹,稽河清之致祥,翳寥寥兮前古。撫金人而徘徊,摩銅狄而容與。未有並美於今日,亦漫漶而莫嘸。泛星槎以尋源,聊逍遙兮銀渚。俾元冥兮先驅,訪往跡於河鼓。雲冉冉兮斯征,路迢迢兮遠舉。憩鵲橋而孤吟,睇層霄而延佇。瞻珠闕之崔巍,聆群仙兮夜語。謂聖皇兮達孝,克繼述於太祖。纘洪業兮率舊章,靡毫髮兮爽軌。度誠於穆而不已,全睿智於文武。天茂錫以純祉,浩穰穰兮繁聚。粵鴻荒兮茫茫,河之清兮今始睹。於以闡皇猷之精微,隆子孫無窮之祚。彼漢唐之偶值,又奚可以比數。囅元元而無知,將以告夫下土。羲和忽兮啟駕,宵膧朧兮欲曙。靈繽繽兮既遙,攬余袂兮來下。扶雲漢之昭回,挹九天之湛露。披琅玕以自呈,造金門而獻河清之賦。于是為之歌曰:河水兮清漣,聿應期兮斯千年。聖皇御極兮德配天,于萬億秭兮福祿綿綿。

【河清賦〈有序〉】胡廣
永樂三年春正月癸卯,高平王、平陽王奏:禹門津黃河清。朝臣歡動,以為皇上聖德所致。進表稱賀,皇上謙抑不居。未幾,秦王暨山西守土之臣,亦皆來奏。見者謂其清如碧玉,洞鑑毫髮。既而成五色,經三旬有二日,漸復其舊。稽之載籍,黃河千年一清,聖王之大瑞。而五色者,尤瑞之大者也。洪惟皇上,以至聖之德,作配天地,廣運神化。瑞應之來,適當其期。臣叨陪侍從,幸睹茲盛事,宜有紀述,以傳誦將來。其辭曰:
蓋聞洪河之水,通銀潢而直下。xia
介箕斗之微茫,繞崑崙而奔瀉。xia
欻潛行於地中,忽渙發乎重野。ya【蓋聞洪河之水,通銀潢而直下介。箕斗之微茫,繞崑崙而奔瀉欻。潛行於地中,忽渙發乎重野。】
景如吸海之長虹,勢若馳岡之迅馬。ma
驚湍騰逝,悍波衝射。xia
競千雷兮砰渹,𩰚萬鼉兮呼咤。cha
淈泥沙兮悠揚,羌晝夜兮不舍。xia

方其導積石,歷龍門。
下底柱,逾孟津。
出乎無際,漂乎無垠。
臨萬頃兮漭潒,折九曲兮沄渾。

想夫浩浩湯湯,湮塞未疏。
濟漯莫從,淮泗尚瀦。
匯四隩而為壑,襄高陵而成汙。

暨九川兮滌源,九州兮既別。bie【暨九川兮滌,源九州兮既別。】
拯蒼生於墊溺,免斯世於魚鱉。bie
惟六府之孔脩,賴胼胝之偉烈。lie
嗟形容於允翕,諒一葦之可越。yve

逮乎周道既東,文武益遠。
清人麃其翱翔,方叔去而不返。
葛藟興綿綿之詠,尼父有已矣之嘆。【葛藟興綿綿之詠,尼父有已矣。之嘆至若瓠子,】

至若瓠子載決,宣房既歌。guo
下淇園之綠篠,沈美玉於滄波。bo【載決宣房,既歌下淇園之綠篠,沈美玉於滄波。】
恆汨汨兮混濁,或沸齧兮盤渦。wo
曾未識其安流,胡能有於盈科。kuo
誦逸詩兮俟清,嘅人壽兮幾何。huo
信不可兮驟得,必以待夫時之泰和。huo

爾乃禹門中闢,磧石碕礒。
洪濤不興,一碧千里。
若人間兮天上,渺予視兮衍迆。
式同觀乎渭濱,儼浮游於湘沚。
澄靚兮泓渟,滉瀁兮瀰瀰。
鄙鴨綠於漢江,陋苔清於淮涘。
澹玻璃兮洞射,凝雲母兮無滓。
風泠泠兮吹淥漪,天晃朗兮映漣泚。
粲飛鳥兮白鷗,數游鱗兮鱣鮪。
山倒黛兮染翠,嵐拖練兮成綺。
姱瀲灩兮挼藍,堪薦潔於明水。
朝陽升兮澱彩盪,夜月照兮鏡光洗。
紛揮霍兮五色,乍紆徐而忽駛。【紛揮霍兮五色乍,紆徐而忽駛,】
實元氣之融會,而發榮光於此。

乃有黃耇,居河之漘。
睹𣽂潫兮瑩徹,為盛世之休徵。
爰以告言,聞於紫宸。
無小大而咸喜,騰遐邇之歡聲。
惟聖人兮在上,致四海兮隆平。

霈仁恩兮汪洋,洽寰宇兮皆春。
萃諸福兮畢來,沓眾瑞兮駢臻。

所以天儲其精,jieng
地閟其靈。lieng
而千載之嘉應,實有待於聖明。mieng

乃謙抑而弗居,遜膚美而曷勝。sheng
蓋功愈大而心愈小,道彌高而德彌弘。heng
視夫平成之績,亙萬世而同稱者也。cheng

猗歟聖皇,允協神禹。yu
稽河清之致祥,翳寥寥兮前古。gu
撫金人而徘徊,摩銅狄而容與。yu
未有並美於今日,亦漫漶而莫嘸。wu
泛星槎以尋源,聊逍遙兮銀渚。zu
俾元冥兮先驅,訪往跡於河鼓。gu
雲冉冉兮斯征,路迢迢兮遠舉。ju
憩鵲橋而孤吟,睇層霄而延佇。zhu
瞻珠闕之崔巍,聆群仙兮夜語。wu【另读yv】
謂聖皇兮達孝,克繼述於太祖。zu
纘洪業兮率舊章,靡毫髮兮爽軌度。du
誠於穆而不已,全睿智於文武。wu【纘洪業兮率舊章,靡毫髮兮爽軌。度誠於穆而不已,】
天茂錫以純祉,浩穰穰兮繁聚。ju
粵鴻荒兮茫茫,河之清兮今始睹。du

於以闡皇猷之精微,隆子孫無窮之祚。zu
彼漢唐之偶值,又奚可以比數。shu
囅元元而無知,將以告夫下土。tu
羲和忽兮啟駕,宵膧朧兮欲曙。shu
靈繽繽兮既遙,攬余袂兮來下。wu【另读xia】
扶雲漢之昭回,挹九天之湛露。lu
披琅玕以自呈,造金門而獻河清之賦。fu

于是為之歌曰:
河水兮清漣。
聿應期兮斯千年。
聖皇御極兮德配天。
于萬億秭兮福祿綿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3-3 20: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瑞應河清賦〈有序〉】廖道南【有一个字错】
嘉靖戊子冬十一月,臣道南上疏曰:臣嘗莊誦我太祖高皇帝御製文集,凡有事於天地宗廟社稷,躬臨禱祀,親撰樂章。至於幾務之暇,館閣之儒,法從之僚,日侍黼座。上時揮灑宸翰,著為文章。如甘露河清,嘉禾神龍,悉令詞林為之紀述。故當時諸臣,如宋濂則有膏露頌,解縉則有河清表,劉基則有瑞麥頌。至永樂間,王直則有甘露詩,楊士奇則有河清賦,梁潛則有騶虞歌。宣德以後,編撰日富,皆能即物窮理,而辭以達意,隨事罄忠,而美不忘規。古之太史陳詩,內史納誨,官師敷典,暬御呈箴,左右載筆,以紀言動。上下交修,以成德業。其道類如此。恭惟皇上,敬事天地,體法祖宗,至誠格乎神明,大孝達於天下。天惟顯思,甘露已應,地不愛寶,黃河載清。諸福之物,可致之祥,固將畢至矣。邇者聖心警惕,軫念農功,憫旱蝗之為災,祈雪澤之早降。昭告都宮,露禱郊壇。既致懇於山川,旋竭虔於社稷。躬勞步履,神鑒精誠。顧玆一陽之時,豫占三白之兆。臣民胥慶,中外咸歡。信有超於古帝王之上矣。臣又聞之,天地交而後萬物生,君臣交而後萬化行。《易彖》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首出庶物,萬國咸寧。蓋言天地有太和之氣,人君當體乾以象之也。《禮運》曰:聖人作則,必以天地為本,以陰陽為端,以四時為柄,以日星為紀,月以為量,鬼神以為徒,五行以為質,禮義以為器,人情以為田,四靈以為畜。蓋言天地有大順之應,人君當體信以感之也。伏願皇上,體乾行健,以象天地之太和。體信建中,以達天地之大順。靈應已臻,敬畏匪懈。位育益至,參贊懋隆。心和則氣和,氣和則形和。百官和於朝,萬民和於野。而虞廷喜起之歌,周室卷阿之頌,實有望於今日矣。臣濫竽史館,欣睹嘉禎,竊效楊士奇河清賦,謹撰瑞應河清賦。賦曰:

歲在疆圉,辰大淵獻。
律旋大呂,杓回斗建。
靈飆蕭瑟兮瑤林,慶雲蔥鬱兮銀漢。
星珠聯兮月璧揚輝,山祇順兮海若貢晏。
天子乃闢彤闈,臨紫殿。
御金床,懸玉瑱。
排龍旂,列雉扇。
寶典法象乎天地,奎章噬嗑乎雷電。
干祥集而寰宇寧,萬象呈而泰階轉。

是月也,惟河之南,爰有靈寶;惟山之西,爰有芮城。
惟二邑之民牧,惟二省之守臣。
偕千萬人而往觀,越五十里而河清。
慶卜筮之云吉,肅置郵而上陳。

于是屬禮曹,集詞林。
稽往蹟,究遺經。
度乾鑿,圖坤靈。
觀京房之傳,則兆盛治而天下平。
述李康之論,則錫元嗣而聖人生。

僉謀既協,稽首颺言。

夫其為河也,
源於火敦而星宿燦爛,委於陽紆而波濤混茫。
濬於于闐而蔥嶺巃嵷,合於忽闌而蒲海汪洋。
瀦於泑澤而赤賓蕩漾,經於崑崙而元圃崢嶸。

爾乃抗之以積石,南至于華陰。
屹之以底柱,東至于孟津。
泱瀼浟湙於潼關之險,沸潰瀖泋於平陸之濱。
沖瀜沆瀁於桃林之渡,浇㵧澔涆於函谷之村。【浇代 氵胶】

其始也,榮光下燭,灝氣上蒸。
沈淵類鏡,恬波疑冰。【沈淵類鏡,恬波凝冰。此处類对疑】
望龍門兮如注,宛鳳沼兮同澄。
陽侯乘白螭兮,安以不擾;馮夷駕蒼虯兮,寂若無驚。

其繼也,素練昭回,元晶瑩潔。
璀璨瑤華,繽紛玉屑。
陽烏浴兮清泠,陰兔升兮寒冽。
川精翔閣兮湛爾躍金,澤虞屏蜃市兮炯然凝雪。

又其既也,彩虹映川,景星耀流。
匯通三島,潨達十洲。
擬圭璧兮色純,滋土穀兮功優。
天吳薦鮫綃兮皎如栖鵠,罔象索驪珠兮狎以招鷗。

是蓋河清之大概,而河伯之所受命而懷柔    者也。
昔者庖羲則龍圖而畫卦,夏禹演龜範而敘疇。
殷湯承元鳥而都亳,姬武感白魚而造周。
成王卜洛營而瀍澗攸翕,漢主握鎬璧而秦雍是丘。
凡帝王之創業而繼統,皆鬼神之助德而成謀。

乃若李尢誇炎緒以作銘,鮑昭敷宋功以呈頌。
范雲懷德水以宣謠,應瑒羨靈河以興諷。
輯芳華以為美,諒貞誠之能動。

乃若長孫值貞觀以集慶,晏殊遇祥符以修詞。
仁裕表清漪以具疏,文收采瑞應以陳詩。
鳴治化以為榮,操觚翰而敢辭。

歷閱瓊編,窮蒐玉笈,河清之瑞,後先稠疊。
蓋未有如我明之盛德大業,元功丕烈。
以契乾符,以合坤策  焉者也。

繄昔高皇奮揚神武,迅掃胡塵。
乃屠維作噩,黃河肇清。
爰以勒之金石,揚駿惠而流鴻聲。

繄昔文皇光闡至文,表章聖經。
乃旃蒙攝提,黃河復清。
爰以播之絃誦,諧朱瑟而調紫瓊。
肆若聖躬誕育,黃河肇清。
江漢毓靈,翼軫儲精。
乃歲閼逢涒灘履祚之辰,五星聚而三垣輝,七緯順而九道平。
乃歲著雍渾敦履端之春,協氣郁而四靈從,甘露降而諸福呈。
乃今禮典告成,黃河載清。赫赫厥聲,濯濯厥靈。

蓋河清之為瑞首也,
以言乎其蓄也,厥蘊孔厚;以言乎其發也,厥施孔臧。
以言乎其功也,厥緒孔茂;以言乎其祉也,厥兆孔彰。
以言乎其上也,脈絡貫乎天津而無間;以言乎其下也,膏液資乎地利而無疆。
以言乎其近也,葉少海之期而前星炳耀;以言乎其遠也,並泰山之礪而磐石安康。
是蓋受精於天地,錫祐於宗社,而開億萬年長發之祥也。

臣乃矢詩以遂歌。曰:
於昭皇祖,德純粹精。
克勤克儉,乃聖乃神。
景運既協,昌祚允新。
巍巍莫並,蕩蕩難名。
吁嗟河兮,肇啟其徵。
保佑自天,純嘏維申。

於赫太宗,受命溥將。
文謨丕顯,武烈彌光。
下修人紀,上振天綱。
萬國咸寧,四裔來王。
吁嗟河兮,載發其祥。
保佑自天,純嘏惟昌。

於穆吾皇,緝熙光明。
至仁享帝,大孝享親。
言以道接,志以道寧。
禮樂定序,天下中興。
吁嗟河兮,快睹重清。
億萬斯年,萬福咸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3-3 21: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庶徵典第一百三十五卷冰異部藝文一
昔漢光武收河北之年,馳馬將進滹沱,在前為敵所迫,當冰不堅,及軍裝隱轔以登岸,殺氣崢嶸而塞川,意者欲定神器于茲,日彰聖人之動,天若非使不道者喪,有德者王,則水不能以造次而結,冰不能以斯須而壯。變浩浩之流,為峨峨之狀,擁高旌以進雷,長轂以上及企路。以全軍又迎風而破浪于時,進隔關于長津,顧邀遮其後塵,患勢莫之敵,沒不可振,求一徑而莫遂。惟群臣之不親,賴王霸至誠之力,協光武至聖之德,人從悅己之詐,天贊勤王之直,故得舟楫不設,衣裳不濡,避地以往,乘冰以趨。一水之上,兩軍相殊。使後人視水則有,求冰則無。望飛塵而惆悵,對寒流而踟躕。由是知天人之合,發與神祇,而相符不然,則何以延十二之祚,總四七之輔。滅新室毒流之日,作漢代中興之主。受命之瑞也,亦何異元女降于軒轅,白魚躍于周武。燕趙之間,清流瀰瀰,高風以遠,遺躅於是。

昔漢光武收河北之年。
馳馬將進,滹沱在前。
為敵所迫,當冰不堅。
及軍裝隱轔以登岸,殺氣崢嶸而塞川。
意者欲定神器于茲日,彰聖人之動天。

若非使不道者喪,有德者王。
則水不能以造次而結,冰不能以斯須而壯。
變浩浩之流,為峨峨之狀。
擁高旌以進,雷長轂以上。
及企路以全軍,又迎風而破浪。

于時進隔關于長津,顧邀遮其後塵。
患勢莫之敵,沒不可振。
求一徑而莫遂,惟群臣之不親。

賴王霸至誠之力,協光武至聖之德。
人從悅己之詐,天贊勤王之直。

故得舟楫不設,衣裳不濡。
避地以往,乘冰以趨。
一水之上,兩軍相殊。
使後人視水則有,求冰則無。
望飛塵而惆悵,對寒流而踟躕。
由是知天人之合,發與神祇而相符。

不然則何以延十二之祚,總四七之輔。
滅新室毒流之日,作漢代中興之主。
受命之瑞也,亦何異元女降于軒轅,白魚躍于周武。

燕趙之間,清流瀰瀰。
高風以遠,遺躅於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GMT+8, 2023-2-9 03:59 , Processed in 0.052024 second(s), 3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