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487|回复: 1240

古代韵文的断句【2】

[复制链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18 17:4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歲功典第九十五卷,除夕部藝文二〈詩詞〉
東風齊著力〈除夕〉   明    張大烈
爆竹驚寒,疏梅送臘。歲轉韶華,振天簫鼓喧鬧。在鄰家,處處桃符貼換,簪方勝秀隱,嬌娃迎春早,寶釵端正,玉鬢排斜。 心事暗中誇,惟願取箕疇,斂福頻加,金尊滿祝,初添海屋霞。且飲今宵歲酒,膽瓶開,明日鮮花全收來,隔簾春色,澹柳抽芽。

東風齊著力〈除夕〉   明    張大烈
爆竹驚寒,疏梅送臘,歲轉韶華。hua
振天簫鼓,喧鬧在鄰家。jia
處處桃符貼換,簪方勝,秀隱嬌娃。wa【嬌娃迎春早,】
迎春早,寶釵端正,玉鬢排斜。 xia

心事暗中誇。kua
惟願取箕疇,斂福頻加。jia
金尊滿祝,初添海屋霞。xia
且飲今宵歲酒,膽瓶開,明日鮮花。hua【明日鮮花全收來,】
全收來,隔簾春色,澹柳抽芽。ya


歲功典第九十七卷,閏月部藝文一
閏賦          唐    張季友
閏之所起,自曆而推,得餘日於終歲,爰稽候於正時。其始也,日之行而疾,月之行而遲。躔次周流,運將窮矣。毫釐奸度失是遠。而不歸餘,何以定一歲之曆;不小正,何以序四時之紀。於是太史授事,羲和敬理。以日繫月,積三年而成;原始要終,豈周月而已。天時由之而式敘,國令於焉而合軌。春生夏長,不失其常。東作西成,孰知所以。雪應冬而絮落,雲識夏而峰起。秋之夕,湛露為霜;春之朝,堅冰為水。豈不以律之克中,閏之匪虛。以風以雨兮,各得其序;曰寒曰燠兮,無悖於初。國家握乾符,正律書,契洛下之言,算定乎一日之設。考容成之律,閏生乎卒歲之餘。故得氣正於今,律移於昔。履端於始節,乃差而匪差;歸餘於終,日雖積而不積。昊天之曆象咸若,重黎之職司有辟。候月盈缺,豈資蓂莢而知;推日短長,不假土圭而測。且夫夏有伏,冬有臘,匪閏則其氣不順;月有縮,日有盈,匪閏則其氣不成。故有慢時廢朔,則曰不常無藝。闔扉聽政,則曰假時來歲。歷前古之所重,綿後王之取制。矧可昭翼翼,扇巍巍,百王之理,是倚庶績之廣焉。依丕赫哉,我后之正時定曆,堯典而同歸。

【閏賦】          唐    張季友
閏之所起,自曆而推。
得餘日於終歲,爰稽候於正時。
其始也,日之行而疾,月之行而遲。
躔次周流,運將窮矣;
毫釐奸度,失是遠而。
不歸餘,何以定一歲之曆;
不小正,何以序四時之紀。
【躔次周流,運將窮矣。毫釐奸度失是遠。而不歸餘,何以定一歲之曆;不小正,何以序四時之紀。】

於是太史授事,羲和敬理。
以日繫月,積三年而成;原始要終,豈周月而已。
天時由之而式敘,國令於焉而合軌。
春生夏長,不失其常;東作西成,孰知所以。
雪應冬而絮落,雲識夏而峰起。
秋之夕,湛露為霜;春之朝,堅冰為水。

豈不以律之克中,閏之匪虛。
以風以雨兮,各得其序;
曰寒曰燠兮,無悖於初。
國家握乾符,正律書。
契洛下之言,算定乎一日之設;考容成之律,閏生乎卒歲之餘。

故得氣正於今,律移於昔。
履端於始,節乃差而匪差;歸餘於終,日雖積而不積。【履端於始節,乃差而匪差;歸餘於終,日雖積而不積。】
昊天之曆象咸若,重黎之職司有辟。
候月盈缺,豈資蓂莢而知;推日短長,不假土圭而測。

且夫
夏有伏,冬有臘,匪閏則其氣不順;
月有縮,日有盈,匪閏則其氣不成。

故有
慢時廢朔,則曰不常無藝;
闔扉聽政,則曰假時來歲。
歷前古之所重,綿後王之取制。

矧可昭翼翼,扇巍巍。
百王之理是倚,庶績之廣焉依。
丕赫哉,我后之正時定曆,堯典而同歸。
【百王之理,是倚庶績之廣焉。依丕赫哉,我后之正時定曆,堯典而同歸。】


先王正時令賦〈以四時漸差置閏以正為韻〉 陳昌言
天序運氣,王統時紀。欽若是授人之初,履端為步。曆之始,欲正時而罔忒。非置閏,其何以伊昔。陶唐五帝之世,申明推策之術。表錫落蓂之異,羲和之職。既分曆象之文,始備於其寅。亮帝圖式昭天事,其則伊邇,其猷孔嘉。日月運行,故有遲速之異。晦朔循軌,因為大小之差。立分至則寒暑不忒,積餘日而盈虧匪賒。且正者王之丕訓,時者天之大信。正得其序,則面離而御乾。時失其經,則夏雹而冬震。人殃於疫,年不為順。故時不得不正,歲不得不閏也。昔周禮在魯,曆法可推,官或尸位,順則迷時。良史為之追正,議士為之興辭。俾夫司曆法者,罔或二事。建皇極者,於焉慎思。則序不衍而事不悖,沴可伏而祥可期。我唐百王居盛,九葉伊聖。昧爽無忘乎順序,動息必繇乎時令。茲歲也,當仲秋而歸餘。居位也,闔左扉以舒政。化災為祥,轉憂作慶。南山之壽,閏月而潛弘。北戶之甿,重譯而歸正。於時金風半肅,雕雲乍斂,野樹丹舒,遙峰翠點。燕溟海以馳歸,鴻朔漠而方漸。正時之文,存乎往志。舍之則玉燭不調,得之則銅儀安次。可以使四夷稟朔之君,萬代守文之士,知我正往曆,奉天時而置也。

【先王正時令賦】 陳昌言
天序運氣,qi
王統時紀。ji
欽若是授,人之初;履端為步,曆之始。shi
欲正時而罔忒;非置閏其何以。yi
伊昔陶唐,五帝之世。shi
申明推策之術,表錫落蓂之異。yi
羲和之職既分,曆象之文始備。bi
於其寅亮帝圖,式昭天事。

其則伊邇,其猷孔嘉。jia
日月運行,故有遲速之異;晦朔循軌,因為大小之差。cha
立分至則寒暑不忒,積餘日而盈虧匪賒。xia


正者王之丕訓,xven
時者天之大信。sen
正得其序,則面離而御乾;時失其經,則夏雹而冬震。zhen
人殃於疫,年不為順。shuen
故時不得不正,歲不得不閏  也。ruen


周禮在魯,曆法可推。tvi
官或尸位,順則迷時。shi
良史為之追正,議士為之興辭。ci

俾夫
司曆法者,罔或二事;建皇極者,於焉慎思。si
則序不衍而事不悖,沴可伏而祥可期。qi

我唐
百王居盛,sheng/sing
九葉伊聖。sheng/sing
昧爽無忘乎順序,動息必繇乎時令。lieng/ling
茲歲也,當仲秋而歸餘;居位也,闔左扉以舒政。zheng/zing
化災為祥,轉憂作慶。qieng/qing
南山之壽,閏月而潛弘;北戶之甿,重譯而歸正。zheng/zing

於時
金風半肅,雕雲乍斂。lian
野樹丹舒,遙峰翠點。dian
燕溟海以馳歸,鴻朔漠而方漸。jian

正時之文,存乎往志。zhi
舍之則玉燭不調,得之則銅儀安次。ci
可以使四夷稟朔之君,萬代守文之士。shi
知我正往曆,奉天時而置   也。zhi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18 20: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歲功典第九十八卷,寒暑部藝文一
大暑賦        魏陳思王植
炎帝掌節,祝融司方。羲和按轡,南雀舞衡。蛇折鱗於靈窟,龍解角於皓蒼。遂乃溫風赫戲,草木垂幹,山折海沸,沙融礫爛。飛魚躍渚,潛黿浮岸。鳥張翼而近栖,獸交遊而雲散。於時黎庶徙倚,棋布葉分,機女絕綜,農夫釋耘。背暑者不群而齊跡,向陰者不會而成群。於是大人遷居,宅幽綏神,育靈雲屋,重構閒房。肅清寒泉涌,流元木奮榮。積素冰於幽館,氣飛結而為霜。奏白雪於琴瑟,朔風感而增涼。

大暑賦        魏   陳思王   曹植
炎帝掌節,祝融司方。
羲和按轡,南雀舞衡。
蛇折鱗於靈窟,龍解角於皓蒼。ang

遂乃
溫風赫戲,草木垂幹。gan
山折海沸,沙融礫爛。lan
飛魚躍渚,潛黿浮岸。an
鳥張翼而近栖,獸交遊而雲散。san

於時
黎庶徙倚,棋布葉分。fen
機女絕綜,農夫釋耘。yven
背暑者不群而齊跡,向陰者不會而成群。qven

於是大人
遷居宅幽,綏神育靈。ling
雲屋重構,閒房肅清。qing
寒泉涌流,元木奮榮。ving【於是大人遷居,宅幽綏神,育靈雲屋,重構閒房。肅清寒泉涌,流元木奮榮。】

積素冰於幽館,氣飛結而為霜。shuang
奏白雪於琴瑟,朔風感而增涼。ling

大暑賦           劉楨
其為暑也,羲和總駕。發扶木,太陽為輿。達炎燭靈威,參垂步朱轂。赫赫炎炎,烈烈暉暉。若熾燎之附體,又溫泉而沈肌。獸喘氣於元景,鳥戢翼於高危。農畯捉鎛而去疇,織女釋杼而下機。溫風至而增熱,歊悒慴而無依。披襟領而長嘯,冀微風之來思。

【大暑賦】           劉楨
其為暑也,
羲和總駕發扶木。mu
太陽為輿達炎燭。zhu
靈威參垂步朱轂。gu【羲和總駕。發扶木,太陽為輿。達炎燭靈威,參垂步朱轂。】

赫赫炎炎,烈烈暉暉。huei
若熾燎之附體,又溫泉而沈肌。jei
獸喘氣於元景,鳥戢翼於高危。wei
農畯捉鎛而去疇,織女釋杼而下機。jei
溫風至而增熱,歊悒慴而無依。yei
披襟領而長嘯,冀微風之來思。sei

火星中而寒暑退賦    宋王禹偁
惟大火之照臨,亦舒陽而慘陰。寒暑將交於時令,經躔必在於天心。冬夕午焉,栗烈之風自止。夏宵中矣,鬱蒸之氣爰沉。不知誰為種榆,其名曰火。隨眾星以拱極,正二氣而在我。小人怨咨之語,望之則銷;大鈞吹煦之期,違之莫可。所以指命顓頊,迴旋祝融。自然無出其右,寧勞舉正於中。乍疑日馭,逐魯陽之戈。再懸碧,落定星,示楚宮之役,迥挂長空。遂使祁寒知難而少抑,暑雨交綏而自息。垂繒之壤知止,衣葛之人動色。不知我者,謂我執造化而弄權;知我者,謂我正陰陽而作則。類聖人之南面,令之而必從。任天道以右旋,踰之而莫得。至若北陸凶殘,人斯鮮歡。層冰飛雪以俱至,挾纊重裘而罔安。我之中矣,可以卻彼司寒。又若南訛赫怒,人失其所。焦砂爛石以何盛,輕箑纖絺而曷禦。我之中矣,可以祛其酷暑。是何表正二儀,亭亭在茲。營室橧巢兮,取之於彼;收藏長養兮,何莫由斯。標不宰之功,所以均乎六義;示無言之信,所以成乎四時。大矣哉,行度無差,寒暄自退。天垂象以共仰,世作程而斯在。年年兮東作西,成明明而可大。

【火星中而寒暑退賦】    宋   王禹偁
惟大火之照臨,
亦舒陽而慘陰。
寒暑將交於時令,經躔必在於天心。
冬夕午焉,栗烈之風自止;夏宵中矣,鬱蒸之氣爰沉。

不知誰為種榆,其名曰火。huo
隨眾星以拱極,正二氣而在我。wo
小人怨咨之語,望之則銷;大鈞吹煦之期,違之莫可。kuo

所以指命顓頊,迴旋祝融。
自然無出其右,寧勞舉正於中。
乍疑
日馭逐魯陽之戈,再懸碧落;定星示楚宮之役,迥挂長空。【乍疑日馭,逐魯陽之戈。再懸碧,落定星,示楚宮之役,迥挂長空。】

遂使
祁寒知難而少抑,
暑雨交綏而自息。
垂繒之壤知止,衣葛之人動色。
不知我者,謂我執造化而弄權;知我者,謂我正陰陽而作則。
類聖人之南面,令之而必從;任天道以右旋,踰之而莫得。

至若
北陸凶殘,can
人斯鮮歡。huan
層冰飛雪以俱至,挾纊重裘而罔安。an
我之中矣,可以卻彼司寒。

又若
南訛赫怒,nu
人失其所。su
焦砂爛石以何盛,輕箑纖絺而曷禦。yu
我之中矣,可以祛其酷暑。shu

是何
表正二儀,yi
亭亭在茲。zi
營室橧巢兮,取之於彼;收藏長養兮,何莫由斯。si
標不宰之功,所以均乎六義;示無言之信,所以成乎四時。

大矣哉,
行度無差,寒暄自退。tu@i
天垂象以共仰,世作程而斯在。z@i
年年兮東作西,成明明而可大。d@i

病暑賦           張耒
皇昌運之元祀兮,余出守乎清潁之區。背國門而南騖兮,弭楫乎太昊之墟。方炎夏之隆赫兮,閔時澤之不濡。魃乘時而行虐兮,盜威力乎陽烏。駕畢方而驂熒惑兮,回祿為其前驅。燼所及一燎兮,何有瓦石與璠璵。豐隆致其微陰兮,飛廉蕩覆而無餘。野曈曈而揚塵兮,何蕭艾之芬。敷應龍矯首於下澤兮,僅自免於槁枯。鳥呀咮而倦飛兮,獸逃穴而深居。嗟人胡獨不能兮,無乃欲息而被驅。昔蘄山之秋筠兮,困冰卷而玉舒。效功能於幺麼兮,曾何足以寧吾軀。飽風而為蜩兮,又欲泳水而為魚。出寒泉於深井兮,竭筋力於轆轤。不計腹之所受兮,尚問山藭麯麥之有無。辭曰:陰陽循環靡窮極兮,時至而變有常則兮。融液金鐵爍山石兮,謹視其報在朔易兮。元陰大冬冰雪積兮,無畏其機備其極兮。補完裘褐戒紡績兮,保我歲寒以終吉兮。

【病暑賦】           張耒
皇昌運之元祀兮,余出守乎清潁之區。
背國門而南騖兮,弭楫乎太昊之墟。
方炎夏之隆赫兮,閔時澤之不濡。
魃乘時而行虐兮,盜威力乎陽烏。
駕畢方而驂熒惑兮,回祿為其前驅。
燼所及一燎兮,何有瓦石與璠璵。
豐隆致其微陰兮,飛廉蕩覆而無餘。
野曈曈而揚塵兮,何蕭艾之芬敷。
應龍矯首於下澤兮,僅自免於槁枯。【野曈曈而揚塵兮,何蕭艾之芬。敷應龍矯首於下澤兮,僅自免於槁枯。】
鳥呀咮而倦飛兮,獸逃穴而深居。
嗟人胡獨不能兮,無乃欲息而被驅。
昔蘄山之秋筠兮,困冰卷而玉舒。
效功能於幺麼兮,曾何足以寧吾軀。
飽風而為蜩兮,又欲泳水而為魚。
出寒泉於深井兮,竭筋力於轆轤。
不計腹之所受兮,尚問山藭麯麥之有無。

辭曰:
陰陽循環靡窮極兮。
時至而變有常則兮。
融液金鐵爍山石兮。
謹視其報在朔易兮。
元陰大冬冰雪積兮。
無畏其機備其極兮。
補完裘褐戒紡績兮。
保我歲寒以終吉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18 21: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21-2-19 22:16 编辑
缙云王旭龙 发表于 2021-2-18 20:00
歲功典第九十八卷,寒暑部藝文一
大暑賦        魏陳思王植
炎帝掌節,祝融司方。羲和按轡,南 ...

溽暑賦          劉子翬
病翁筋骨支離,當暑彌劇。望雨於南齋之上,拊檻而歌曰:使天霣珠不可以清煩裾,使天霣玉不可以消炎酷。想墨蜧之躍淵,快商羊之舞陸。已而飛霾斷野,細電搖嶽,簾綃生潤,柱礎流渥。心煩冤而若糾,思淫裔而增濁。疑環居乎曲突,乍窘跡乎重橐。客有問曰:溽暑何氣哉。翁曰:陰陽之爭氣也,席威者窮而未沮,鼎盛者出而見閉也。陰出為姤,陽來為復。自一卦推之,消長盈虛,曾不離乎六也。蕤賓之日,陰一在內,陽五在外,而六者之運,如星循於次,如輻旋於轂。向之微者益大,大者日益蹙也。肇於豕蹢,極於龍戰。貫魚以柔順,履虎而驕僭。蓋弱則隨,強則睽。隨則睦而安,睽則競而危。兩雄不並居,終必為之變也。方其爭也,奇耦互生,剛柔雜襲。崩騰海逝,嵼山立。勢均力等,屹若勍敵。初如秦晉,交綏而近斾。又似漢楚,相持而堅壁。彼瀜瀜潰潰者,鑠為大焦;熙熙曜曜者,煦為蒸溼也。其氣煙熅,滃滃濛濛,底滯膠淟涊,油湙濡汨汙浥。被金石而銷鎔,襲衣冠而萎薾。天地汨其清明,日月沫其晶曄。薄而為雷,則隱轔呼㖨,喑噫嗢咽,旋空欲震,鬱而不渫。激而為風,則蓬勃,燥冒翕忽。揚汙發穢,原谷呀呷,歷庚而伏。凡四五旬時,猶未歇也。客曰:然則氣之為沴厲者耶。翁曰:不然。夫惟爭也。四時之序平,萬化之機行也。子獨不聞烹飪之事乎。實水以釜,傳火以薪。熚炥烜烈兮,滋熾,洶湧潏溢兮,驟驚。既山鳴而澗吼,亦霧蓊而雲蒸。糜堅革熟,鼎俎之味成焉。故水火不爭,為爨者怠。麴糵不爭,為醪者壞。輔弼不爭,為國者敗。斯言雖小,可以喻大也。客曰:問一得三,蒙昧曉然。惟清論之慰沃,斯煩歊之可捐者耶。

【溽暑賦】          劉子翬
病翁筋骨支離,當暑彌劇。望雨於南齋之上,拊檻而歌曰:
使天霣珠不可以清煩裾,使天霣玉不可以消炎酷。ku
想墨蜧之躍淵,快商羊之舞陸。lu

已而
飛霾斷野,細電搖嶽。yuo
簾綃生潤,柱礎流渥。wo
心煩冤而若糾,思淫裔而增濁。zuo
疑環居乎曲突,乍窘跡乎重橐。tuo

客有問曰:溽暑何氣哉。qi
翁曰:陰陽之爭氣也,qi
席威者窮而未沮,鼎盛者出而見閉也。bi

陰出為姤,陽來為復。fu
自一卦推之,消長盈虛,曾不離乎六  也。lu

蕤賓之日,陰一在內,n@i
陽五在外。w@i

而六者之運,如星循於次,如輻旋於轂。gu
向之微者益大,大者日益蹙   也。cu

肇於豕蹢,極於龍戰。zhan
貫魚以柔順,履虎而驕僭。jian

蓋弱則隨,強則睽。kuei
隨則睦而安,睽則競而危。wei

兩雄不並居,終必為之變也。

方其爭也,
奇耦互生,剛柔雜襲。xi
崩騰海逝,嵼山立。li【蹇代[山蹇]
勢均力等,屹若勍敵。di
初如秦晉,交綏而近斾;又似漢楚,相持而堅壁。bi
彼瀜瀜潰潰者,鑠為大焦;熙熙曜曜者,煦為蒸溼  也。shi
其氣煙熅,滃滃濛濛,底滯膠嘎;淟涊油湙,濡汨汙浥。yi【其氣煙熅,滃滃濛濛,底滯膠嘎淟涊,油湙濡汨汙浥。】
被金石而銷鎔,襲衣冠而萎薾。ni【嘎,口换 氵。字汉典里有,发不上】

天地汨其清明,日月沫其晶曄。ye
薄而為雷則
隱轔呼㖨,喑噫嗢咽。ye
旋空欲震,鬱而不渫。die
激而為風則
䬎䬉蓬勃,燥冒翕忽。hue
揚汙發穢,原谷呀呷。jie
歷庚而伏,凡四五旬時,猶未歇   也。xie

客曰:然則氣之為沴厲者耶。
翁曰:不然。夫惟爭也。zheng
四時之序平,pieng
萬化之機行   也。xieng
子獨不聞烹飪之事乎。實水以釜,傳火以薪。seng
熚炥烜烈兮滋熾,洶湧潏溢兮驟驚。jieng
既山鳴而澗吼,亦霧蓊而雲蒸。zheng
糜堅革熟,鼎俎之味成    焉。cheng


水火不爭,為爨者怠。dai
麴糵不爭,為醪者壞。huai
輔弼不爭,為國者敗。bai
斯言雖小,可以喻大也。sai

客曰:問一得三,蒙昧曉然。ran
惟清論之慰沃,斯煩歊之可捐   者耶。jvan

避暑賦          李曾伯
淵獻編年,蕤賓紀律。當梧葉之十三,餘蓂莢之六七。庚金始萌,離火正棘。於時雪蓋張空,日馭鑠石。猶酷吏之堪畏,類權門之可炙。復以暑雨積潤,溫風致溼。動小民之怨咨,起庶人之鬱悒。遂使會達於閭閻,歎燠若以暘若,皆惔如而焚如喘。形乎宰相之牛躁,見乎丈人之烏重。以小寇之蚊兮,營營乎肆其擾。細人之蠅兮紛紛乎為之驅。凡厥俯仰之內,俱有賢愚之殊。雖碧紗兮為之呵禦,白羽兮為之吹噓。晏子爽塏之宅,不韋高明之居。蓋未有不受乎陰陽之炭,而獲出乎造化之爐者也。是日客有屋不抬頭,室僅容膝。新浴而振靈均之衣,當暑而袗尼父之綌。陳以珍盤,佐以篚實。然而背與汗以相浹,纓雖泉而莫滌。雖袁紹之酒未遑飲,而方朔之肉不暇食。遠懷乎高山流水之勝,近想乎修竹茂林之僻。環視六合,神遊八極。卑驪山之仙遊,陋摩訶之舊迹。飆無扇金,景已合璧。顧無地之可避,姑惟意之是適。於是舉羲扇,披楚襟。拄西爽之笏,揖南薰之琴。枕桃笙而高臥,倚胡床而長吟。已而月明星稀,籟靜機沈。虛室生白,元關不扃。頓覺耳洗巢父之水,不待面障元規之塵。逡巡而肺腑之痞去,逶迤而毛髮之寒生。恍兮如駕黃鵠而訪河漢,忽兮如跨青鸞而上蓬瀛。殆莫知其為朝市,不避風雨之吏。而其或為山林,不知寒暑之人也。邪心既休,夜漸永幡。然而作若有所譬,乃思天地兩間,寒暑二證。以四序之推遷,猶兆人之告病。而況中宇宙而立,司民物之柄。與其處唐帝之風殿兮,人間苦於炎熱。孰若罷漢文之露臺兮,海內富乎清靜。彼二老之遯海濱兮,得不以其炮烙之刑。四皓之避商山兮,又焉非以其棄灰之令儻。不思有司之酷於暑兮,毋乃使元元之不堪命。已矣哉,兔沒兮烏升,燕去兮鴻賓。毋炎上其性兮,毋熱中其情。存乎我之夜氣兮,聽夫物之秋聲。彼赤熾之鬱鬱兮,亦欲東耳天固,將起涼於青蘋。

【避暑賦】          李曾伯
淵獻編年,蕤賓紀律。lvi
當梧葉之十三,餘蓂莢之六七。qi
庚金始萌,離火正棘。ji

於時雪蓋張空,日馭鑠石。shi
猶酷吏之堪畏,類權門之可炙。zhi
復以暑雨積潤,溫風致溼。shi
動小民之怨咨,起庶人之鬱悒。yi

遂使會達於閭閻,歎燠若以暘若,皆惔如而焚如。ru【歎燠若以暘若,皆惔如而焚如喘。】
喘形乎宰相之牛,躁見乎丈人之烏。wu【形乎宰相之牛躁,見乎丈人之烏重。】

重以
小寇之蚊兮,營營乎肆其擾;細人之蠅兮,紛紛乎為之驅。qu【以小寇之蚊兮,營營乎肆其擾。細人之蠅兮紛紛乎為之驅。】
凡厥俯仰之內,俱有賢愚之殊。shu
雖碧紗兮為之呵禦,白羽兮為之吹噓。xu
晏子爽塏之宅,不韋高明之居。gu
蓋未有不受乎陰陽之炭,而獲出乎造化之爐   者也。lu

是日客有屋不抬頭,室僅容膝。xi
新浴而振靈均之衣,當暑而袗尼父之綌。yvi
陳以珍盤,佐以篚實。shi
然而背與汗以相浹,纓雖泉而莫滌。di
雖袁紹之酒未遑飲,而方朔之肉不暇食。shi
遠懷乎高山流水之勝,近想乎修竹茂林之僻。pi
環視六合,神遊八極。ji
卑驪山之仙遊,陋摩訶之舊迹。ji
飆無扇金,景已合璧。bi
顧無地之可避,姑惟意之是適。shi

於是舉羲扇,披楚襟。jin
拄西爽之笏,揖南薰之琴。qin
枕桃笙而高臥,倚胡床而長吟。yin

已而月明星稀,籟靜機沈。cheng/chen
虛室生白,元關不扃。jieng/jen
頓覺耳洗巢父之水,不待面障元規之塵。cheng/chen
逡巡而肺腑之痞去,逶迤而毛髮之寒生。sheng/shen
恍兮如駕黃鵠而訪河漢,忽兮如跨青鸞而上蓬瀛。yeng/yen
殆莫知其為朝市,不避風雨之吏;而其或為山林,不知寒暑之人   也。reng/ren

邪心既休,夜漸永幡。

然而作若有所譬,乃思天地兩間,寒暑二證。zing
以四序之推遷,猶兆人之告病。bing
而況中宇宙而立,司民物之柄。bing
與其處唐帝之風殿兮,人間苦於炎熱;孰若罷漢文之露臺兮,海內富乎清靜。jing
彼二老之遯海濱兮,得不以其炮烙之刑;四皓之避商山兮,又焉非以其棄灰之令。ling
儻不思有司之酷於暑兮,毋乃使元元之不堪命。ming
【四皓之避商山兮,又焉非以其棄灰之令儻。不思有司之酷於暑兮,毋乃使元元之不堪命。】

已矣哉,兔沒兮烏升,燕去兮鴻賓。bing
毋炎上其性兮,毋熱中其情。qing
存乎我之夜氣兮,聽夫物之秋聲。sing
彼赤熾之鬱鬱兮亦欲東耳,天固將起涼於青蘋。ping【彼赤熾之鬱鬱兮,亦欲東耳天固,將起涼於青蘋。】

苦寒賦          元劉因
嚴寒積,元律窮。北斗知春,迴指於東。惟功成而不去,孰頊冥之可容。乃鬱彼孽暴,激彼威鋒。凝愁雲而蔽日,怒寒風而攪空。奪陽春之生氣,使天地闃然寂然。如未判之鴻濛。於時燭龍絕光,熒惑失次。陽烏斷足,火鳥縮翅。畢方高飛而遠翔,癡牛毛寒而縮蝟。炎帝為之收威,祝融為之屏氣。羲和倚日以潛身,盤古開天而失視。天吳死於朝陽之谷,倏忽滅於海南之地。若乃焦溪涸熱,海澄沸潭。止溫泉,冰火井。凍暘谷,凝炎洲。地冽裸,壤垂繒。熒臺煙滅,瘴水生凌。而我生於此時,奚凜冽之可勝。或有從軍永訣,去國長違。霜鋒寶劍,鐵襯單衣。積雪沒脛,悲風激懷。夜渡劍河,曉上輪臺。陰山雪漫,瀚海冰厚。當此苦寒,十死者九。又若寒門久客,貧閭故居。不爨不燭,無衣無襦。鼻酸氣失,墮指裂膚。火如紅金,薪如桂枝。兒號妻哭,痛盡傷悲。抱膝而苦,竟死何裨。噫嘻嗚呼,天歟地歟神歟。彼頊冥之不去,我生死其何辜。嗚呼噫嘻。蓋嘗聞之,無寒不溫,無貞不元。時之革化,由是而門。噓炎吹冷,元氣所存。貞極不元,寒極不溫。乖序錯命,罪半東君。於是易川牛馬走,地上蟣蝨臣。載拜東方發狂語,脣凍舌澀難具陳。告我東君,胡甚不仁。嗟生類而欲盡,君奚為而不春。匪我語汝,其孰汝親。匪君顧我,孰活我人。我藉汝力,汝假我神。挽天地之和氣,黜頊冥於元根。汲東海之泥以接地軸,鍊泰山之石以補天輪。以廣廈萬間,庇吾民之凍骨。以布裘千丈,弔四海之冰魂。使颼颼赤子,鼓舞於春風。熙熙然樂其天真胡為。馳綱維而退避,獨廉讓而謙尊。我徒問汝,汝且不言。於是乎乃歸,墐其戶而葺其楹,襲其被而重其衣。不尤乎神,不怨乎天。束手容足,以順乎時之自然。

【苦寒賦】          元   劉因
嚴寒積,元律窮。
北斗知春,迴指於東。
惟功成而不去,孰頊冥之可容。
乃鬱彼孽暴,激彼威鋒。
凝愁雲而蔽日,怒寒風而攪空。
奪陽春之生氣,使天地闃然寂然,如未判之鴻濛。ong

於時
燭龍絕光,熒惑失次。
陽烏斷足,火鳥縮翅。
畢方高飛而遠翔,癡牛毛寒而縮蝟。
炎帝為之收威,祝融為之屏氣。
羲和倚日以潛身,盤古開天而失視。
天吳死於朝陽之谷,倏忽滅於海南之地。i仄

若乃
焦溪涸,熱海澄。cheng
沸潭止,溫泉冰。bieng
火井凍,暘谷凝。nieng
炎洲地冽,裸壤垂繒。zeng【若乃焦溪涸熱,海澄沸潭。止溫泉,冰火井。凍暘谷,凝炎洲。地冽裸,壤垂繒。】
熒臺煙滅,瘴水生凌。leng
而我生於此時,奚凜冽之可勝。seng

或有
從軍永訣,去國長違。wei
霜鋒寶劍,鐵襯單衣。yei

積雪沒脛,悲風激懷。huai
夜渡劍河,曉上輪臺。tai

陰山雪漫,瀚海冰厚。hou
當此苦寒,十死者九。jiou

又若
寒門久客,貧閭故居。gu/ju
不爨不燭,無衣無襦。ru
鼻酸氣失,墮指裂膚。fu

火如紅金,薪如桂枝。zei/zhi
兒號妻哭,痛盡傷悲。bei/bi
抱膝而苦,竟死何裨。bei/bi/pi

噫嘻嗚呼,hu
天歟,yu
地歟,yu
神歟。yu
彼頊冥之不去,我生死其何辜。gu

嗚呼噫嘻。蓋嘗聞之,無寒不溫,wen
無貞不元。yuen
時之革化,由是而門。men
噓炎吹冷,元氣所存。cuen
貞極不元,寒極不溫。wen
乖序錯命,罪半東君。jven
於是易川牛馬走,地上蟣蝨臣。chen
載拜東方發狂語,脣凍舌澀難具陳。chen
告我東君,胡甚不仁。ren
嗟生類而欲盡,君奚為而不春。chuen
匪我語汝,其孰汝親。cen
匪君顧我,孰活我人。ren
我藉汝力,汝假我神。shen
挽天地之和氣,黜頊冥於元根。gen
汲東海之泥以接地軸,鍊泰山之石以補天輪。luen
以廣廈萬間,庇吾民之凍骨;以布裘千丈,弔四海之冰魂。huen
使颼颼赤子,鼓舞於春風。fen
熙熙然樂其天真。zhen【熙熙然樂其天真胡為。】
胡為馳綱維而退避,獨廉讓而謙尊。zuen
我徒問汝,汝且不言。yen

於是乎乃歸,墐其戶而葺其楹,襲其被而重其衣。

不尤乎神,不怨乎天。tian
束手容足,以順乎時之自然。ra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9:2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21-2-19 20:24 编辑

岁功典九十九卷寒暑部藝文二〈詩詞〉
惜餘春慢〈避暑和韻〉    周密
紺玉波寬,碧雲亭小,冉冉水花香細。魚牽翠帶,燕掠紅衣,雨窗萬荷喧。睡臨檻自採瑤房。鉛粉沾襟,雪絲縈指,喜嘶蟬樹遠,盟鷗鄉近,鏡奩光裏。 簾戶悄竹,色侵棋槐,陰移漏晝永簟。花鋪水清,眠乍足晚,浴初慵瘦約楚裙。尺二曲砌,虛庭夜深,月透龜紗涼生蟬。趐看銀潢,瀉露金井,啼鴉漸起。

惜餘春慢〈避暑和韻〉    周密
紺玉波寬,碧雲亭小,冉冉水花香細。si
魚牽翠帶,燕掠紅衣,雨窗萬荷喧睡。svi
臨檻自採瑤房,鉛粉沾襟,雪絲縈指。zhi【魚牽翠帶,燕掠紅衣,雨窗萬荷喧。睡臨檻自採瑤房。鉛粉沾襟,雪絲縈指,】
喜嘶蟬樹遠,盟鷗鄉近,鏡奩光裏。 li

簾戶悄,竹色侵棋,槐陰移漏,晝永簟花鋪水。svi
清眠乍足,晚浴初慵,瘦約楚裙尺二。ni
曲砌虛庭夜深,月透龜紗,涼生蟬翅。chi【虛庭夜深,月透龜紗涼生蟬。趐看銀潢,】【趐xve4,不韵。按韵应为翅chi】
看銀潢,瀉露金井,啼鴉漸起。qi【趐看銀潢,瀉露金井,啼鴉漸起。】
想天孙此际无睡,星如泪点。【这是饶宗颐的末句例】

然后,打开【百度汉语】对比
绀玉波宽,碧云亭小,苒苒水枫香细。鱼牵翠带,燕掠红衣,雨急万荷喧睡。临槛自采瑶房,铅粉沾襟,雪丝萦指。喜嘶蝉树远,盟鸥乡近,镜奁光里。
帘户悄、竹色侵棋,槐阴移漏,昼永簟花铺水。清眠乍足,晚浴初慵,瘦约楚裙尺二。曲砌虚庭夜深,月透龟纱,凉生蝉翅。看银潢泻露,金井啼鸦渐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22: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歲功典第一百十卷晨昏晝夜部藝文五〈詞〉

選冠子           周邦彦
水浴清蟾葉喧,涼吹巷陌,雨聲初斷閒。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人靜夜,久憑闌,愁不歸眠。立殘更箭,歎年華一瞬,人今千里,夢沈書遠。 空見說,鬢怯瓊梳,容消金鏡。漸懶趁時勻染,梅風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紅都變。誰信無聊,為伊才減,江淹情傷荀倩。但明河影下,遙看稀星數點。

【選冠子】           周邦彦
水浴清蟾葉喧,涼吹巷陌,雨聲初斷。【水浴清蟾葉喧,涼吹巷陌,雨聲初斷閒。】
閒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
人靜夜久憑闌,愁不歸眠,立殘更箭。
歎年華一瞬,人今千里,夢沈書遠。 

空見說,鬢怯瓊梳,容消金鏡,漸懶趁時勻染。
梅風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紅都變。
誰信無聊,為伊才減。
江淹情傷荀倩。
但明河影下,遙看稀星數點。

水龍吟〈夜泛鑑湖懷歸〉   姜夔
夜深客子移舟,處兩兩沙禽驚起。紅衣入槳,青燈搖浪,微涼意思。把酒臨風,不思歸去,有如此水。況茂陵遊倦,長干望久,芳心事,簫聲裏。 屈指歸期尚未,鵲南飛,有人應喜。畫闌桂子,留香小待,提攜影底。我已情多,十年幽夢,略曾如此。甚謝郎也恨,飄零解道,月明千里。

【水龍吟〈夜泛鑑湖懷歸〉】   姜夔
夜深客子移舟處,兩兩沙禽驚起。【夜深客子移舟,處兩兩沙禽驚起。】
紅衣入槳,青燈搖浪,微涼意思。
把酒臨風,不思歸去,有如此水。
況茂陵遊倦,長干望久,芳心事,簫聲裏。 

屈指歸期尚未,鵲南飛,有人應喜。
畫闌桂子,留香小待,提攜影底。
我已情多,十年幽夢,略曾如此。
甚謝郎也恨,飄零解道,月明千里。

月華清〈春夜對月〉     洪瑹
花影搖春蟲聲吟,暮九霄雲幕初卷。誰駕冰蟾擁出桂,輪天半素魄映青。瑣窗前,皓彩散,畫闌干畔凝盼見,金波滉漾,分輝鵲殿。 況是風柔夜煖正,燕子新來,海棠微綻。不似秋光,只照離人腸斷恨。無奈利鎖名韁,誰為喚舞裙,歌扇吟。翫怕銅壺催曉,玉繩低轉。

月華清〈春夜對月〉     洪瑹
花影搖春蟲聲吟,暮九霄雲幕初卷。
誰駕冰蟾擁出,桂輪天半。
素魄映青,瑣窗前,皓彩散。【誰駕冰蟾擁出桂,輪天半素魄映青。瑣窗前,皓彩散,】
畫闌干畔凝盼。
見金波滉漾,分輝鵲殿。 【畫闌干畔凝盼見,金波滉漾,分輝鵲殿。】

況是風柔夜煖,正燕子新來,海棠微綻。【況是風柔夜煖正,燕子新來,海棠微綻。】
不似秋光,只照離人腸斷。
恨無奈,利鎖名韁誰為喚。
舞裙歌扇。
吟翫,怕銅壺催曉,玉繩低轉。【不似秋光,只照離人腸斷恨。無奈利鎖名韁,誰為喚舞裙,歌扇吟。翫怕銅壺催曉,玉繩低轉。】


念奴嬌〈夜渡古黃河〉    張炎
揚舲萬里,笑當年,底事中分南北。須信平生,無夢到,卻向而今遊歷。老柳官河,斜陽古道,風定波猶直。野人驚問,泛槎何處狂客。 迎面落葉蕭蕭,水流沙共,遠都無行跡。衰草凄,迷秋更綠惟有,閒鷗獨立。浪挾天浮,山邀雲去,銀浦橫空碧。扣舷歌斷,海蟾飛上孤白。

【念奴嬌〈夜渡古黃河〉】    張炎
揚舲萬里,笑當年,底事中分南北。
須信平生,無夢到,卻向而今遊歷。
老柳官河,斜陽古道,風定波猶直。
野人驚問,泛槎何處狂客。 

迎面落葉蕭蕭,水流沙共遠,都無行跡。【迎面落葉蕭蕭,水流沙共,遠都無行跡。】
衰草凄迷秋更綠,惟有閒鷗獨立。【衰草凄,迷秋更綠惟有,閒鷗獨立。】
浪挾天浮,山邀雲去,銀浦橫空碧。
扣舷歌斷,海蟾飛上孤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20 18: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岁功典一百零七卷晨昏晝夜部藝文一
夜氣箴         宋真德秀
子盍觀夫冬之為氣乎,木歸其根,蟄坏其封。凝然寂然,不見兆朕。而造化發育之妙,實胚胎乎。其中蓋闔者闢之基,正者元之本。而艮所以為物之始終,夫一晝夜者三百六旬之積。故冬乃四時之夜,而夜乃一日之冬。天壤之間,群動俱闃窈乎。如未判之鴻濛,維人之身,嚮晦晏息,亦當以造物而為宗,必齋其心,必肅其躬,不敢弛然自放於床第之上,使慢易非辟,得以賊吾之衷。雖終日乾乾,靡容一息之間斷,而昏冥易忽之際,尤當致戒謹之功。蓋安其身所以為朝聽,晝訪之地而夜氣深厚,則仁義之心亦浩乎其不窮。本既立矣,而又致察於事物,周旋之頃,敬義夾持,動靜交養,則人欲無隙之可入,天理皦乎其昭融。然知及之而仁勿能守之,亦空言其奚。庸爰作箴,以自砭常凜凜乎瘝恫。


【夜氣箴】         宋  真德秀
子盍觀夫冬之為氣乎,木歸其根,蟄坏其封。fong
凝然寂然,不見兆朕而造化發育之妙,實胚胎乎其中。zong
蓋闔者闢之基,正者元之本;而艮所以為物之始終。zong【實胚胎乎。其中蓋闔者闢之基,】
夫一晝夜者三百六旬之積;故冬乃四時之夜,而夜乃一日之冬。dong
天壤之間,群動俱闃,窈乎如未判之鴻濛。mong
維人之身,嚮晦晏息,亦當以造物而為宗。zong
必齋其心,必肅其躬。gong
不敢弛然自放於床第之上,使慢易非辟得以賊吾之衷。zong
雖終日乾乾,靡容一息之間斷;而昏冥易忽之際,尤當致戒謹之功。gong
蓋安其身,所以為朝聽晝訪之地;而夜氣深厚,則仁義之心亦浩乎其不窮。qong
本既立矣,而又致察於事物,周旋之頃,敬義夾持,動靜交養,則人欲無隙之可入,天理皦乎其昭融。rong
然知及之而仁勿能守之,亦空言其奚庸。yong
爰作箴以自砭,常凜凜乎瘝恫。dong【亦空言其奚。庸爰作箴,以自砭常凜凜乎瘝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20 21: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鳳凰臺上憶吹簫〈秦淮夜月〉元彭履道
勸客新樓,鳴箏上酒,夜涼人愛秋深。何似過賞心佳處,依約湖陰。東望寒光,縹緲煙,水闊短笛消沈。闌干近,勝時種柳,青到如今。 凌波,又成誤約,自環珮飛去,暗想遺音。重記省江城,倦客醉擁秋衾。誰家一掬,紅淚。孤鴈遠,濕透羅襟,石城曉數聲,又遞寒砧。

鳳凰臺上憶吹簫〈秦淮夜月〉元彭履道
勸客新樓,鳴箏上酒,夜涼人愛秋深。
何似過賞心佳處,依約湖陰。
東望寒光縹緲,煙水闊,短笛消沈。【東望寒光,縹緲煙,水闊短笛消沈。】
闌干近,勝時種柳,青到如今。 

凌波,又成誤約,自環珮飛去,暗想遺音。
重記省、江城倦客,醉擁秋衾。【重記省江城,倦客醉擁秋衾。】
誰家一掬紅淚,孤鴈遠,濕透羅襟。【誰家一掬,紅淚。孤鴈遠,濕透羅襟,】
石城曉,數聲又遞寒砧。【石城曉數聲,又遞寒砧。】

水龍吟〈夜聞銅瓶湯響〉    刘基
玉缸開盡丹葩,畫檐深宿蟾蜍影。門掩清宵,聲來何處,堂空人靜。如竹梳風,如荷遇雨,如泉發井,向羅幃細細,如歌如語。還如暗,蟲相命。 繡被熏沉正暖,夢雲車,紫鵷雙並,洞庭曠野,九韶齊奏,殷天笙磬,別有蛾眉,鼓琴彈瑟,江鳴山應,待翛然睡覺,燈存餘灺,雞啼窗炯。

水龍吟〈夜聞銅瓶湯響〉    刘基
玉缸開盡丹葩,畫檐深宿蟾蜍影。
門掩清宵,聲來何處,堂空人靜。
如竹梳風,如荷遇雨,如泉發井。
向羅幃細細,如歌如語,還如暗蟲相命。 【向羅幃細細,如歌如語。還如暗,蟲相命。】

繡被熏沉正暖,夢雲車,紫鵷雙並。
洞庭曠野,九韶齊奏,殷天笙磬。
別有蛾眉,鼓琴彈瑟,江鳴山應。
待翛然睡覺,燈存餘灺,雞啼窗炯。


應天長〈曉起次韻〉     张大烈
千條弱柳縈,青鏡悔。教夫壻,鬢慵整,香閨靜,青巒迥。暗卜金錢,期未定。 魂遶陽臺徑,怨鎖碧梧深井。酒病有時蘇醒,難醒懷人病。

應天長〈曉起次韻〉     张大烈
千條弱柳縈青鏡。jing
悔教夫壻,鬢慵整。zing【千條弱柳縈,青鏡悔。教夫壻,鬢慵整,】
香閨靜。jing
青巒迥。jing
暗卜金錢,期未定。ding 

魂遶陽臺徑。jing
怨鎖碧梧深井。jing
酒病。bing
有時蘇醒。xing
難醒懷人病。b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21 09: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庶徵典第十二卷庶徵總部藝文一
《嘉瑞賦》劉卲
乾坤交泰,嘉瑞降靈,皓雉呈其潔質,素威效其仁形,白兔揚其翰耀,黃龍躍其神精,章光烈之焞燿,顯休徵之有成,昔聖王之降瑞,或卓爾而弗經,猶著美于篇,籍貽來業而垂名,實明德之所墜,宜允納而是丁信無思之不服,又何遠之不寧。方將收麒麟于元圃,栖鳳皇于軒櫺,舞鸞鳥于中唐,聆鸑鷟之和,鳴弄萐脯之華芳,翫朱草之丹榮,承靈祚而建基,垂遐福于億齡,超三五而無儔,與泰初乎齊聲。

【嘉瑞賦】劉卲
乾坤交泰,嘉瑞降靈。
皓雉呈其潔質,素威效其仁形。
白兔揚其翰耀,黃龍躍其神精。
章光烈之焞燿,顯休徵之有成。
昔聖王之降瑞,或卓爾而弗經。
猶著美于篇籍,貽來業而垂名。【猶著美于篇,籍貽來業而垂名,】
實明德之所墜,宜允納而是丁。
信無思之不服,又何遠之不寧。【實明德之所墜,宜允納而是丁信無思之不服,又何遠之不寧。】
方將
收麒麟于元圃,栖鳳皇于軒櫺。
舞鸞鳥于中唐,聆鸑鷟之和鳴。
弄萐脯之華芳,翫朱草之丹榮。【舞鸞鳥于中唐,聆鸑鷟之和,鳴弄萐脯之華芳,翫朱草之丹榮,】
承靈祚而建基,垂遐福于億齡。
超三五而無儔,與泰初乎齊聲。

《洞林序》元帝
蓋聞元枵之野鬼,方難測朱鳥之舍,神道莫知而緹
幔曉披,既辨黃鐘之氣,靈臺夕望,便知玉井之色,復以談乎。天者雖絕,名言之外,存乎我者,還居稱謂之中。余幼學星文,多歷歲稔,海中之書略皆尋究,巫咸之說,遍得研求,雖紫微迢逓,如觀掌握,青龍顯晦,易乎窺覽。羨門五將亟經,玩習韓終六王常所寶愛,至如周王白雉之筮,殷人飛燕之卜,蓍名聚雪,非關地極之山,卦有密雲,能擁西郊之氣,爻通七聖世經三古山陽王氏真解談元河東郭生纔能射覆,兼而兩之,竊自許矣。

【洞林序】元帝
蓋聞元枵之野,鬼方難測;朱鳥之舍,神道莫知。【蓋聞元枵之野鬼,方難測朱鳥之舍,神道莫知而緹】
而緹幔曉披,既辨黃鐘之氣;靈臺夕望,便知玉井之色。【幔曉披,既辨黃鐘之氣,靈臺夕望,便知玉井之色,】
復以談乎天者,雖絕名言之外;存乎我者,還居稱謂之中。【復以談乎。天者雖絕,名言之外,存乎我者,還居稱謂之中。】
余幼學星文,多歷歲稔。
海中之書,略皆尋究;巫咸之說,遍得研求。【海中之書略皆尋究,巫咸之說,遍得研求,】
雖紫微迢逓,如觀掌握;青龍顯晦,易乎窺覽。
羨門五將,亟經玩習;韓終六王,常所寶愛。【羨門五將亟經,玩習韓終六王常所寶愛,】
至如周王白雉之筮,殷人飛燕之卜。
蓍名聚雪,非關地極之山,卦有密雲,能擁西郊之氣。
爻通七聖,世經三古。
山陽王氏,真解談元;河東郭生,纔能射覆。
兼而兩之,竊自許矣。【爻通七聖世經三古山陽王氏真解談元河東郭生纔能射覆,兼而兩之,竊自許矣。】

《為蕭上銅鐘芝草眾瑞表》江淹
臣公言,臣聞象際元通,豈以明昧岨運,幽崖遙鏡,不以人靈異謀,威書璧誥,既信其綵,綠鱗丹字,彌驗其文,是以業藹鴻經,則煙露呈照,精昭景緯,則川岳發華,故寶鼎白雲瑞集,軒世芝房赤鴈祥委。漢年元石鴻鐘,遠炳晉室,玉璧彝器,近耀皇宗。自大明乘規泰始,疊矩朱鬐,素毳之至,史不絕書。奇葉珍柯之獻,府無虛月。令懋曆啟圖靈基再固。頃歲以來,禎應四塞,近獲豫州刺史劉懷珍解稱,所統建寧郡建寧縣昌村民,於萬山中採藥,忽聞異響,從石上得銅鐘一枚,長二尺一寸,遠象古鑄,近乖今製,又州界之內樹生連理,二木隔澗藤枝相通,越壑跨水,合為一榦。方之舊說,彌復為貴。宣城所統臨城縣山中獲草一株,交柯攢莖,紫蓋黃裹,貞潤曄曄,自然天華,採掇歷時,質色不變,〈闕三字〉炳。據有徵近獲吳興太守臣王奐云:十一月二十九日,解所統長城縣令臣張撝解稱:其月二十五日,甘露降縣東界下山之陰。又東太守臣腦解所統武進令臣紀法宗云:十一月十日解稱:其月二十四日,甘露降於彭山松樹,至九日又降如初。臣以祥緯雜沓,星燭波連,斯乃靈跡,深覃睿衷,敻感理應,寫順祇無涵祕,稽往徵古,僉欣升泰,瑤光日闡,玉繩永休,謹拜表遣兼長史參軍臣姓名奉銅鐘、芝草以聞。

【為蕭上銅鐘芝草眾瑞表】江淹
臣公言,臣聞象際元通,豈以明昧岨運;幽崖遙鏡,不以人靈異謀。
威書璧誥,既信其綵;綠鱗丹字,彌驗其文。
是以業藹鴻經,則煙露呈照;精昭景緯,則川岳發華。
故寶鼎白雲,瑞集軒世;芝房赤鴈,祥委漢年。【故寶鼎白雲瑞集,軒世芝房赤鴈祥委。漢年元石鴻鐘,】
元石鴻鐘,遠炳晉室;玉璧彝器,近耀皇宗。
自大明乘規,泰始疊矩。
朱鬐素毳之至,史不絕書;奇葉珍柯之獻,府無虛月。【自大明乘規泰始,疊矩朱鬐,素毳之至,史不絕書。奇葉珍柯之獻,府無虛月。】
令懋曆啟圖,靈基再固。【令懋曆啟圖靈基再固。】
頃歲以來,禎應四塞。

近獲豫州刺史劉懷珍解稱:所統建寧郡建寧縣昌村民,於萬山中採藥,忽聞異響,從石上得銅鐘一枚,長二尺一寸,遠象古鑄,近乖今製。
又州界之內樹生連理,二木隔澗藤枝相通,越壑跨水,合為一榦。
方之舊說,彌復為貴。
宣城所統臨城縣山中獲草一株,交柯攢莖,紫蓋黃裹,貞潤曄曄,自然天華,採掇歷時,質色不變,〈闕三字〉炳。
據有徵近獲吳興太守臣王奐云:十一月二十九日,解所統長城縣令臣張撝解稱:其月二十五日,甘露降縣東界下山之陰。
又東太守臣腦解所統武進令臣紀法宗云:十一月十日解稱:其月二十四日,甘露降於彭山松樹,至九日又降如初。
臣以祥緯雜沓,星燭波連。
斯乃靈跡深覃,睿衷敻感。
理應寫順,祇無涵祕。【斯乃靈跡,深覃睿衷,敻感理應,寫順祇無涵祕,】
稽往徵古,僉欣升泰。
瑤光日闡,玉繩永休。
謹拜表遣兼長史參軍臣姓名奉銅鐘、芝草以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21 13: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缙云王旭龙 于 2021-2-21 13:03 编辑

庶徵典第十二卷庶徵總部藝文一
《妖祥辨》沈顏
凡所謂祥者,必曰麟鳳龜龍,醴泉甘露,景星朱草;所謂妖者,必曰天文錯亂,草木變性,川竭地震,冬雷夏霜。或者以為察王道之廢興國家之治亂,則稽考於是,而不知君明臣忠,有司稱職,國之祥也。信任讒邪,棄逐讜,正刑賞不一,貨賂公行,國之妖也。既三代已後,廢興之兆,理亂之故,鮮不由此矣。若嚮所祥者果祥,則周道衰而麟見;妖者果妖,殷道盛而桑榖生庭,不其明與。

【妖祥辨】沈顏

所謂祥者,必曰麟鳳龜龍,醴泉甘露,景星朱草;
所謂妖者,必曰天文錯亂,草木變性,川竭地震,冬雷夏霜。
或者以為察王道之廢興,國家之治亂。【或者以為察王道之廢興國家之治亂。】
則稽考於是而不知
君明臣忠,有司稱職,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國之祥也。
信任讒邪,棄逐讜正,刑賞不一,貨賂公行,國之妖也。【信任讒邪,棄逐讜,正刑賞不一,貨賂公行,國之妖也。】


既三代已後,廢興之兆,理亂之故,鮮不由此矣。

若嚮所祥者果祥,則周道衰而麟見;妖者果妖,殷道盛而桑榖生庭,不其明與。

《為成魏州賀瑞雪慶雲日抱戴表》李商隱

臣某言:臣聞元德上升,三靈為之動色,聖功下濟,萬類所以傾誠。臣州去秋之間,時雨不足,自陽風應律子月經年。今月十二日晚降雪,越至十四日旦開霽,絮飛千里,花翻六出,糅初梅而委苞,封宿麥而垂津。其日晡時,西南有卿雲見為樓為閣,圖閶闔之九重。非錦非繡狀,衣裳之五色。其時又有日抱戴日晚澄廓天景淑清拖黃氣而重圍,舒紅光而四溢,臣與司馬樊元則并僚屬吏等三十餘人得所部貴鄉冠氏等縣申稱雪厚一尺,以下并睹慶雲抱戴等瑞,臣謹按詩云:上天同雲,雨雪雰雰。毛萇言豐年之冬,必有積雪。若煙氾勝之,書云:雪者,五穀之精。又按史記云:慶雲,一名卿雲,若煙非煙,若雲非雲,郁郁紛紛,蕭索輪囷,是謂卿雲,喜氣也。瑞應圖曰:景雲者,太平之應也。一曰:慶雲非煙,五色氤氳,謂之景雲。援神契云:天子孝則景雲出游。又按援神契云:王者德至於天,則日抱戴在上。曰:戴在傍曰抱。又云:黃氣抱日,輔臣納忠。漢書曰:宣重光。李奇云:太平之代,日抱重光。伏惟陛下受天寶命沖用情深豐食之要,鑒寢憂勞。雪為五穀之精,麥為六田之首,由是天降瑞雪,其意若曰:太平其有年乎。雪者,運氣立名,布恩成義。陛下仁霈草木,惠及蟲魚,揚宗祖之烈,光垂天地之正色,由是天降雲瑞,其意如曰:天子其大孝乎。日者,眾陽之宗,人君之表,由是天降日瑞。其意若曰:天下其光明乎。魏州大明之慶,基光封之舊國,嘉祥備至,靈貺綢繆,豈徒然哉。斯有由矣。臣叨陪漢守肅奉堯親逢日月之貞明嘉煙雲之爛熳手舞足蹈地雖限於外臺按牒披圖心已馳於雙闕,不任感悅之至。

【為成魏州賀瑞雪慶雲日抱戴表】李商隱
臣某言:
臣聞元德上升,三靈為之動色;聖功下濟,萬類所以傾誠。
臣州去秋之間,時雨不足。
自陽風應律,子月經年。
今月十二日晚降雪,越至十四日旦開霽。
絮飛千里,花翻六出。
糅初梅而委苞,封宿麥而垂津。
其日晡時,西南有卿雲見:
為樓為閣,圖閶闔之九重;非錦非繡,狀衣裳之五色。【其日晡時,西南有卿雲見為樓為閣,圖閶闔之九重。非錦非繡狀,衣裳之五色。】

其時又有日抱戴,
日晚澄廓,天景淑清。
拖黃氣而重圍,舒紅光而四溢。
臣與司馬樊元則并僚屬吏等三十餘人,得所部貴鄉冠氏等縣申稱:雪厚一尺以下,并睹慶雲抱戴等瑞。

臣謹按
詩云:上天同雲,雨雪雰雰。
毛萇言:豐年之冬,必有積雪。若煙氾勝之,
書云:雪者,五穀之精。
又按史記云:慶雲,一名卿雲。
若煙非煙,若雲非雲。
郁郁紛紛,蕭索輪囷。
是謂卿雲,喜氣也。
瑞應圖曰:景雲者,太平之應也。
一曰:慶雲非煙,五色氤氳,謂之景雲。
援神契云:天子孝則景雲出游。
又按援神契云:王者德至於天,則日抱戴在上。
曰:戴在傍曰抱。
又云:黃氣抱日,輔臣納忠。
漢書曰:宣重光。
李奇云:太平之代,日抱重光。
伏惟陛下,受天寶命,沖用情深。
豐食之要,鑒寢憂勞。
雪為五穀之精,麥為六田之首。
由是天降瑞雪,其意若曰:太平其有年乎。
雪者,運氣立名,布恩成義。
陛下仁霈草木,惠及蟲魚。
揚宗祖之烈光,垂天地之正色。【揚宗祖之烈,光垂天地之正色,】
由是天降雲瑞,其意如曰:天子其大孝乎。
日者,眾陽之宗,人君之表,

由是天降日瑞。其意若曰:天下其光明乎。
魏州大明之慶基,光封之舊國。【魏州大明之慶,基光封之舊國,】
嘉祥備至,靈貺綢繆,豈徒然哉。
斯有由矣。
臣叨陪漢守,肅奉堯親。
逢日月之貞明,嘉煙雲之爛熳。
手舞足蹈,地雖限於外臺;
按牒披圖,心已馳於雙闕。
不任感悅之至。

《四靈賦》闕名
於惟聖人之志氣如神,百物自化,四靈薦臻,是以鳥獸浸其惠澤,昆魚懷其深仁,福應尢盛,休祥日新,不然何以靈龜挺出,飛龍來賓,羽族降而集鳳鳥毛群格而畜麒麟,莫不率彼飛走,荷此陶鈞。或群或友,是擾是馴,夫其時然後動,動而斯中葉休明之德,邁川岳之貢,負圖騰大河之龍,銜詔引丹穴之鳳,介蟲稱長將開奧以應期,肉角為仁示有武而不用。原夫契時也,其感不一效靈也。其數惟四為皇,極之休徵,作太平之盛事然後魚鮪不淰,知化而鱗萃,禽獸不狘,懷德而麏至,非夫天子睿哲,黎元底寧,惠化廣被,品物流形,則何能光有九土克擾四靈美元功而不宰,仰洪德而惟馨,在郊藪則棲託以自適,聞簫韶則率舞而來庭。且如羲之道昌龍圖有章姒之功成,龜書呈祥或馴麒麟,或降鳳凰,彼皆一者之或出未若四者之來,王又若龍𩰚鄭洧麟傷魯野鳳有詠何德之衰,龜有靈而夢是假興宣父之歎運未遇焉。葉夏后之祥,道之行也。出處則以待時乎隱見而允符王者聖德可大靈物可嘉遊宮沼兮騤騤無懼,鳴苑囿兮鏘鏘不譁,遼東獻豕,又何足數,越裳貢雉,失其所誇,惟明王之理天下也,垂衣恭己,修禮達義,儀刑陰陽昭蘇品彙天不愛道,則乾符應命,地不愛寶則坤珍表瑞,然後萬物可得而賓,四靈可得而致。

【四靈賦】闕名
於惟聖人之志氣如神。shen
百物自化,四靈薦臻。zhen
是以鳥獸浸其惠澤,昆魚懷其深仁。ren
福應尢盛,休祥日新。sen
不然何以靈龜挺出,飛龍來賓。bien
羽族降而集鳳鳥,毛群格而畜麒麟。len【羽族降而集鳳鳥毛群格而畜麒麟。】
莫不率彼飛走,荷此陶鈞。jven
或群或友,是擾是馴。xven

夫其時然後動,dong
動而斯中。zong
葉休明之德,邁川岳之貢。gong【夫其時然後動,動而斯中葉休明之德,邁川岳之貢,】
負圖騰大河之龍,銜詔引丹穴之鳳。fong
介蟲稱長,將開奧以應期;肉角為仁,示有武而不用。yong【介蟲稱長將開奧以應期,肉角為仁示有武而不用。】

原夫契時也,其感不一;效靈也,其數惟四。si【原夫契時也,其感不一效靈也。其數惟四為皇,】
為皇極之休徵,作太平之盛事。shi
然後魚鮪不淰,知化而鱗萃;禽獸不狘,懷德而麏至。zhi【極之休徵,作太平之盛事然後魚鮪不淰,知化而鱗萃,禽獸不狘,懷德而麏至,】

非夫天子睿哲,黎元底寧。ning
惠化廣被,品物流形。xing
則何能光有九土,克擾四靈。ling
美元功而不宰,仰洪德而惟馨。xing【則何能光有九土克擾四靈美元功而不宰,仰洪德而惟馨,】
在郊藪,則棲託以自適;聞簫韶,則率舞而來庭。ting【在郊藪則棲託以自適;聞簫韶則率舞而來庭。】

且如
羲之道昌,龍圖有章;zhang
姒之功成,龜書呈祥。xiang
或馴麒麟,或降鳳凰。huang【且如羲之道昌龍圖有章姒之功成,龜書呈祥或馴麒麟,或降鳳凰,】
彼皆一者之或出,未若四者之來王。wang

又若龍鬪鄭洧,麟傷魯野。ya
鳳有詠何德之衰,龜有靈而夢是假。jia
興宣父之歎,運未遇焉;葉夏后之祥,道之行也。ya
出處則以待時乎,隱見而允符王者。jia
聖德可大,靈物可嘉。jia
遊宮沼兮騤騤無懼,鳴苑囿兮鏘鏘不譁。hua
遼東獻豕,又何足數;越裳貢雉,失其所誇。kua

惟明王之理天下也,垂衣恭己,修禮達義。yi/yei
儀刑陰陽,昭蘇品彙。hvi/huei
天不愛道,則乾符應命;地不愛寶,則坤珍表瑞。rvi/ruei
然後萬物可得而賓,四靈可得而致。zhi/zhe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417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0561
 楼主| 发表于 2021-2-21 16: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賀杭州等龍見并慶雲朱草表》許敬宗
臣某言:臣聞休氣降祥,與聖人而合契,明靈之貺,候昌辰而咸通,自五帝寂寥,九皇悠緬,神龍逃夏中之世,一去莫追。景靈歇伊帝之朝千齡不嗣逮乎。茲日翔驟來儀,天道去人何某交際,伏惟皇帝陛下化龍〈疑作隆〉乾棟施厚大罏。馭三光以照臨摠萬㝢而光宅。雖復荒陬之遠,億兆之多。一物不安則宵衣載惕,四夷有罪則納隍興歎。日者,東師作梗,類農皇之夙沙,交河阻兵,等軒后之獯獫,元戎所,〈疑〉大漢申湧,醴之奇齊斧裁加昌海效靜波之慶。既而西師獻捷,東岱希封,日告禎禨,歲登靈稼,表裡禔福。彰外平而內成,幽顯合符葉天意於人事。伏見杭州刺史潘求仁表稱:於錢塘縣界見青龍一。又江州刺史左難當稱:尋陽縣界見青龍二。又得汝州及沂州狀稱:所部各有慶雲見。又延州刺史席辨稱:臨貞縣界有朱草生。臣等以管窺天之意。若曰青者,方色,宜順動以東巡。龍者,帝閑,可騑驂於大輅;非煙,五色雜雲,旗於翠華,朱草三英,代靈芽於芳籍。豈非以茲幽旨警悟皇情,促升中以奉高與。臣等自慶一生頂逢千載,雖復仲尼將聖,恨出圖之未期,夷吾大賢,嗟比翼之難致,群臣庸昧,竊譬古人,幸遇休明,勝之多矣。披祥溢目,觀祕驚心。庇大廈以相歡,荷施生而罔謝,無任鳧藻之至。

【賀杭州等龍見并慶雲朱草表】許敬宗
臣某言:臣聞
休氣降祥,與聖人而合契;明靈之貺,候昌辰而咸通。
自五帝寂寥,九皇悠緬。
神龍逃夏中之世,一去莫追;景靈歇伊帝之朝,千齡不嗣。【景靈歇伊帝之朝千齡不嗣逮乎。】
逮乎茲日,翔驟來儀;天道去人,何某交際。
伏惟皇帝陛下化隆乾棟,施厚大罏。
馭三光以照臨,摠萬㝢而光宅。【馭三光以照臨摠萬㝢而光宅。】
雖復荒陬之遠,億兆之多。
一物不安,則宵衣載惕;四夷有罪,則納隍興歎。
日者,東師作梗,類農皇之夙沙;交河阻兵,等軒后之獯獫。
元戎所鞫,大漢申湧醴之奇;齊斧裁加,昌海效靜波之慶。【元戎所[車荀 ],大漢申湧,醴之奇齊斧裁加昌海效靜波之慶。】
既而西師獻捷,東岱希封。
日告禎禨,歲登靈稼。
表裡禔福,彰外平而內成;幽顯合符,葉天意於人事。【表裡禔福。彰外平而內成,幽顯合符葉天意於人事。】

伏見杭州刺史潘求仁表稱:於錢塘縣界見青龍一。
又江州刺史左難當稱:尋陽縣界見青龍二。
又得汝州及沂州狀稱:所部各有慶雲見。
又延州刺史席辨稱:臨貞縣界有朱草生。

臣等以管窺天之意。
若曰
青者,方色,宜順動以東巡;龍者,帝閑,可騑驂於大輅。
非煙五色,雜雲旗於翠華;朱草三英,代靈芽於芳籍。【非煙,五色雜雲,旗於翠華,朱草三英,代靈芽於芳籍。】
豈非以茲幽旨警悟皇情,促升中以奉高   與。
臣等自慶一生,頂逢千載。
雖復仲尼將聖,恨出圖之未期;夷吾大賢,嗟比翼之難致。
群臣庸昧,竊譬古人,幸遇休明,勝之多矣。
披祥溢目,觀祕驚心。
庇大廈以相歡,荷施生而罔謝。
無任鳧藻之至。

《為水潦災異陳情表》〈武后〉李嶠
臣嶠言:臣聞明主程才,先求於稱職。忠臣效用,必務於量己。然後庶官無廢百度以康,若使假鳳登朝,真龍不馭,將緣鶴之鼎方憂於折足和鸞之駕,必誡於傾輈,豈徒鐘鼓生祆,蠻夷起笑而已。臣瓶筲賤器駑蹇輕姿同鼯鼠之五伎,不成異飛鴻之六翮兼備遭逢幸會,累叨階級。陛下降非常之澤,垂不次之恩,升之冢司握九流之銓管委以樞近參萬幾之損益傅說作舟之命徒奉箴規仲山補袞之談,曾微答效致令衡鏡失序,紀綱不張,官僚日增,府庫歲減,謬職之謗,或譏於畫武續貂敗官之尤,有議於喧盧吠鵲。下生朝野之蠹。上悖陰陽之和,水潦為災慮深於昏墊。黎氓失稔,憂在於溝壑。軫皇情於南面,墜國庾於西成,虧變理之,則失平分之度推其咎戾,實在微臣。昔者堯逢阻饑而四岳咨訪,漢遇災異而三公策免。舉遺才而求俊,乂退不肖,而清庶官。厥有由來,著於古。昔臣緝熙莫效,尸曠無成,以擁腫之凡材,抱支離之痼疾,久懷致寇之祿,猶帶妨官之綬,靦目而視,不遑自安。是用啟處,慚惶寢興誡惕思解鵜鶘之服,願辭鵷鷺之行,庶得保愚公之廬,避賢者之路,以寧眾口之囂,謗以答三靈之譴咎。則物情朝序,誰不謂宜。昔干木辭第恆思衛主,營平寢瘵不忘憂國,當今兵戎未靜,費務方多,人庶空虛,官僚苟且,不可不深為防慮,妙思政術。臣銜恩佩德,念咎慚榮,雖智效無聞,自甘於罷黜,而庸短所見,猶樂於輸畫,不勝區區之意,謹昧死陳利害事,一封幸當明主不諱之朝,敢效愚臣無隱之節,倘蒙赦其狂直,收其固陋,乃冀有益纖介,效添山海,無任悚懼懇誠之至。謹詣朝堂,奉表陳情以聞。

【為水潦災異陳情表】李嶠
臣嶠言:臣聞
明主程才,先求於稱職;忠臣效用,必務於量己。
然後庶官無廢,百度以康。
若使假鳳登朝,真龍不馭。
將緣鶴之鼎,方憂於折足;和鸞之駕,必誡於傾輈。【將緣鶴之鼎方憂於折足和鸞之駕,必誡於傾輈,】
豈徒鐘鼓生祆,蠻夷起笑    而已。

臣瓶筲賤器,駑蹇輕姿。
同鼯鼠之五伎不成,異飛鴻之六翮兼備。
遭逢幸會,累叨階級。【臣瓶筲賤器駑蹇輕姿同鼯鼠之五伎,不成異飛鴻之六翮兼備遭逢幸會,累叨階級。】
陛下降非常之澤,垂不次之恩。
升之冢司,握九流之銓管;委以樞近,參萬幾之損益。
傅說作舟之命,徒奉箴規;仲山補袞之談,曾微答效。【升之冢司握九流之銓管委以樞近參萬幾之損益傅說作舟之命徒奉箴規仲山補袞之談,】
致令衡鏡失序,紀綱不張。
官僚日增,府庫歲減。
謬職之謗,或譏於畫武續貂;敗官之尤,有議於喧盧吠鵲。【謬職之謗,或譏於畫武續貂敗官之尤,有議於喧盧吠鵲。】
下生朝野之蠹,上悖陰陽之和。
水潦為災,慮深於昏墊;黎氓失稔,憂在於溝壑。【水潦為災慮深於昏墊。黎氓失稔,憂在於溝壑。】
軫皇情於南面,墜國庾於西成。
虧變理之則,失平分之度。
推其咎戾,實在微臣。【虧變理之,則失平分之度推其咎戾,實在微臣。】
昔者堯逢阻饑而四岳咨訪,漢遇災異而三公策免。
舉遺才而求俊乂,退不肖而清庶官。【舉遺才而求俊,乂退不肖,而清庶官。】
厥有由來,著於古昔。
臣緝熙莫效,尸曠無成。【厥有由來,著於古。昔臣緝熙莫效,尸曠無成,】
以擁腫之凡材,抱支離之痼疾。
久懷致寇之祿,猶帶妨官之綬。
靦目而視,不遑自安。
是用啟處慚惶,寢興誡惕。
思解鵜鶘之服,願辭鵷鷺之行。【是用啟處,慚惶寢興誡惕思解鵜鶘之服,願辭鵷鷺之行,】
庶得保愚公之廬,避賢者之路。
以寧眾口之囂謗,以答三靈之譴咎。【以寧眾口之囂,謗以答三靈之譴咎。】
則物情朝序,誰不謂宜。
昔干木辭第,恆思衛主;
營平寢瘵,不忘憂國。【昔干木辭第恆思衛主,營平寢瘵不忘憂國,】
當今兵戎未靜,費務方多。
人庶空虛,官僚苟且。
不可不深為防慮,妙思政術。
臣銜恩佩德,念咎慚榮。
雖智效無聞,自甘於罷黜;而庸短所見,猶樂於輸畫。
不勝區區之意,謹昧死陳利害事一封。
幸當明主不諱之朝,敢效愚臣無隱之節。【不勝區區之意,謹昧死陳利害事,一封幸當明主不諱之朝,敢效愚臣無隱之節,】
倘蒙赦其狂直,收其固陋。
乃冀有益纖介,效添山海。
無任悚懼,懇誠之至。
謹詣朝堂,奉表陳情以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GMT+8, 2023-2-7 15:28 , Processed in 0.051463 second(s), 4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