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25|回复: 2

西游记新注 第六十九回

[复制链接]

13

主题

14

帖子

7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1
 楼主| 发表于 2019-4-19 23: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六十九回 心主夜間修藥物  君王筵上論妖邪
 
  話表孫大聖同近侍宦官,到于皇宮內院,直至寢宮門外立定,將三條金線與宦官拿入裏面,吩咐:教內宮妃後,或近侍太監,先系在聖躬左手腕下,按寸關尺三部上,卻將線頭從窗櫺兒穿出與我。真個那宦官依此言,請國王坐在龍床,按寸關尺。以金線一頭系了,一頭理出窗外。行者接了線頭,以自己右手大指先托著食指,看了寸脈;次將中指按大指,看了關脈;又將大指托定無名指,看了尺脈;調停自家呼吸,分定四氣五鬱、七表八裏九候、浮中沉、沉中浮,辨明瞭虛實之端。又教解下左手,依前系在右手腕下部位。行者即以左手指,一一從頭診視畢,卻將身抖了一抖,把金線收上身來,厲聲高呼道:陛下左手脈玄而緊,關脈澀而緩,尺脈芤且沉;右手寸脈浮而滑,關脈遲而結,尺脈數而牢。夫左寸強而緊者,中虛心痛也;關澀而緩者,汗出肌麻也;尺芤而沉者,小便赤而大便帶血也。右手寸脈浮而滑者,內結經閉也;關遲而結者,宿食留飲也;尺數而牢者,煩滿虛寒相持也。脉理如此烂熟,其实是胡扯八道。尺脉芤且沉,《脉经》:浮与芤相类。寸脉玄而紧,《脉经》:寸口脉玄而紧,玄则卫气不行,卫气不行则恶寒,与文中汗出肌麻矛盾。背诵是学习的好方法,但是理解明白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多数庸医连背都背不好,更抱着熟读《离骚》便称名士的心理,糊唬病人。星家和戡輿流傳的歌訣,也是同樣的情況。)診此貴恙是一個驚恐憂思,號為雙鳥失群之證。那國王在內聞言滿心歡喜,打起精神高聲應道:指下明白,指下明白!果是此疾!請出外面用藥來也。大聖卻才緩步出宮。早有在旁聽見的太監,已先對眾報知。須臾行者出來,唐僧即問如何,行者道:診了脈,如今對證制藥哩。眾官上前道:神僧長老,适才說雙鳥失群之證,何也?行者笑道:有雌雄二鳥,原在一處同飛,忽被暴風驟雨驚散,雌不能見雄,雄不能見雌,雌乃想雄,雄亦想雌:這不是雙鳥失群也?其實病人都驚恐憂思,所有的病都可解釋為陰陽失調,講了等於白講,哄騙白癡古代医近乎巫,星家的 《英耀篇》就有许多类似之处。如”气滞神枯,斯人现困境,谋事十谋九凶。色润聲高,此子近處吉祥,十成九就。中年發業興家,此人善營善作。老來一籌莫展,是老失運失時。 遠客異方,祖宗每多富貴。近營內地,可斷兄弟貧窮。
眾官聞說,齊聲喝采道:真是神僧,真是神醫!稱讚不已。當有太醫官問道:病勢已看出矣,但不知用何藥治之?行者道:不必執方,見藥就要。醫官道:經雲藥有八百八味,人有四百四病。病不在一人之身,藥豈有全用之理!如何見藥就要?行者道:古人雲,藥不執方,合宜而用,故此全征藥品,而隨便加減也。(又是胡扯八道。中药治病是利用药的偏性,西人更是利用化学高分子的特殊结构来研制靶药物,一种药通常就一种化学成分。古代看病诊金不多,骗钱全在药物,跟现在医院靠治疗和药品赚钱類似那醫官不復再言,即出朝門之外,差本衙當值之人,遍曉滿城生熟藥鋪,即將藥品,每味各辦三斤,送與行者。行者道:此間不是制藥處,可將諸藥之數並制藥一應器皿,都送入會同館,交與我師弟二人收下。醫官聽命,即將八百八味每味三斤及藥碾、藥磨、藥羅、藥乳並乳缽、乳槌之類都送至館中,一一交付收訖。
  行者往殿上請師父同至館中制藥。那長老正自起身,忽見內宮傳旨,教閣下留住法師,同宿文華殿,待明朝服藥之後,病痊酬謝,倒換關文送行。三藏大驚道:徒弟啊,此意是留我做當頭哩。若醫得好,歡喜起送;若醫不好,我命休矣。你須仔細上心,精虔制度也!(人情世故,国王也不傻,国王可以如此,普通百姓无可奈何!行者笑道:師父放心在此受用,老孫自有醫國之手。(現在是反倒過來,醫院要押足按金,方肯醫治
  好大聖,別了三藏,辭了眾臣,徑至館中。八戒迎著笑道:師兄,我知道你了。行者道:你知什麼?八戒道:知你取經之事不果,欲作生涯無本,今日見此處富庶,設法要開藥鋪哩。行者喝道:莫胡說!醫好國王,得意處辭朝走路,開什麼藥鋪!八戒道:終不然,這八百八味藥,每味三斤,共計二千四百二十四斤,只醫一人,能用多少?不知多少年代方吃得了哩!行者道:那裏用得許多?他那太醫院官都是些愚盲之輩,所以取這許多藥品,教他沒處捉摸,不知我用的是那幾味,難識我神妙之方也。(人本能善逸惡勞,有一技能,都想終身受用。傳諸子孫。故都秘而不宣。以圖長遠。西方社會,對於知識產權,乾脆立法保護)正說處,只見兩個館使,當面跪下道:請神僧老爺進晚齋。行者道:早間那般待我,如今卻跪而請之,何也?館使叩頭道:老爺來時,下官有眼無珠,不識尊顏。今聞老爺大展三折之肱,治我一國之主,若主上病癒,老爺江山有分,我輩皆臣子也,禮當拜請。行者見說,欣然登堂上坐,八戒、沙僧分坐左右,擺上齋來。沙僧便問道:師兄,師父在那裏哩?行者笑道:師父被國王留住作當頭哩,只待醫好了病,方才酬謝送行。沙僧又問:可有些受用麼?行者道:國王豈無受用!我來時,他已有三個閣老陪侍左右,請入文華殿去也。八戒道:這等說,還是師父大哩。他倒有閣老陪侍,我們只得兩個館使奉承。且莫管他,讓老豬吃頓飽飯也。兄弟們遂自在受用一番。天色已晚,行者叫館使:收了家火,多辦些油蠟,我等到夜靜時方好制藥。館使果送若干油蠟,各命散訖。
至半夜,天街人靜,萬籟無聲。八戒道:“哥哥,制何藥?趕早幹事。我瞌睡了。”行者道:“你將大黃取一兩來,碾為細末。”沙僧乃道:“大黃味苦,性寒無毒,其性沉而不浮,其用走而不守,奪諸鬱而無壅滯,定禍亂而致太平,名之曰將軍。此行藥耳,但恐久病虛弱,不可用此。”行者笑道:“賢弟不知,此藥利痰順氣,蕩肚中凝滯之寒熱。你莫管我,你去取一兩巴豆,去殼去膜,捶去油毒,碾為細末來。”八戒道:“巴豆味辛,性熱有毒,削堅積,蕩肺腑之沉寒,通閉塞,利水谷之道路,乃斬關奪門之將,不可輕用。”行者道:“賢弟,你也不知,此藥破結宣腸,能理心膨水脹。快制來,我還有佐使之味輔之也。”他二人即時將二藥碾細道:“師兄,還用那幾十味?”行者道:“不用了。”八戒道:“八百八味,每味三斤,只用此二兩,誠為起奪人了。”行者將一個花磁盞子道:“賢弟莫講,你拿這個盞兒,將鍋臍灰刮半盞過來。”八戒道:“要怎的?”行者道:“藥內要用。”沙僧道:“小弟不曾見藥內用鍋灰。”行者道:“鍋灰名為百草霜,能調百病,你不知道。(谁信?)”那呆子真個刮了半盞,又碾細了。行者又將盞子,遞與他道:“你再去把我們的馬尿等半盞來。”八戒道:“要他怎的?”行者道:“要丸藥。”沙僧又笑道:“哥哥,這事不是耍子。馬尿腥臊,如何入得藥品?我只見醋糊為丸,陳米糊為丸,煉蜜為丸,或只是清水為丸,那曾見馬尿為丸?那東西腥腥臊臊,脾虛的人,一聞就吐;再服巴豆大黃,弄得人上吐下瀉,可是耍子?”行者道:“你不知就裏,我那馬不是凡馬,他本是東海龍身。若得他肯去便溺,憑你何疾,服之即愈,但急不可得耳。”(凭你何疾,服之即愈,但急不可得耳,写尽医家狡猾!有一地方,專用童子尿煮雞蛋,不知是不是受《西遊記》的影響?一笑!)八戒聞言,真個去到馬邊。那馬斜伏地下睡哩,呆子一頓腳踢起,襯在肚下,等了半會,全不見撒尿。他跑將來對行者說:“哥啊,且莫去醫皇帝,且快去醫醫馬來。那亡人幹結了,莫想尿得出一點兒!”行者笑道:“我和你去。”沙僧道:“我也去看看。”三人都到馬邊,那馬跳將起來,口吐人言,厲聲高叫道:“師兄,你豈不知?我本是西海飛龍,因為犯了天條,觀音菩薩救了我,將我鋸了角,退了鱗,變作馬,馱師父往西天取經,將功折罪。我若過水撒尿,水中游魚食了成龍;過山撒尿,山中草頭得味,變作靈芝,仙僮采去長壽。我怎肯在此塵俗之處輕拋卻也?”(一會兒東海龍身,一會兒西海飛龍,吹噓藥效,指東道西,全不著北。今人有醫托,又高明了許多。中醫藥典中對於藥效的描述多數誇張,不知何故。參見《雷公炮製藥性解》)行者道:“兄弟謹言,此間乃西方國王,非塵俗也,亦非輕拋棄也。常言道,眾毛攢裘,要與本國之王治病哩。醫得好時,大家光輝,不然,恐懼不得善離此地也。”那馬才叫聲“等著!”你看他往前撲了一撲,往後蹲了一蹲,咬得那滿口牙齒乞支支的響亮,僅努出幾點兒,將身立起。八戒道:“這個亡人!就是金汁子,再撒些兒也罷!”(不顯艱難,如不稀少,哪算金貴?)那行者見有少半盞,道:“彀了,彀了!拿去罷。”沙僧方才歡喜。三人回至廳上,把前項藥餌攪和一處,搓了三個大丸子。行者道:“兄弟,忒大了。”八戒道:“只有核桃大,若論我吃,還不彀一口哩!”遂此收在一個小盒兒裏。兄弟們連衣睡下,一夜無詞。(大黃巴豆,鍋灰,漏出馬腳。諧音。大王八蛋,過會就露出馬腳來!騙人的事,騙得一時,騙不了一世。現在的行銷學,就是叫商家抓住客戶的這種心理。吹得天花亂墜,等客戶一時糊塗上當。回醒過來時,已經悔之不及了。特別在旅遊業,更是金科玉律)
早是天曉,卻說那國王耽病設朝,請唐僧見了,即命眾官快往會同館參拜神僧孫長老取藥去。多官隨至館中,對行者拜伏于地道:“我王特命臣等拜領妙劑。”行者叫八戒取盒兒,揭開蓋子,遞與多官。多官啟問:“此藥何名?好見王回話。”行者道:“此名烏金丹。(好包裝,好名字)”八戒二人暗中作笑道:“鍋灰拌的,怎麼不是烏金!”多官又問道:“用何引子?”行者道:“藥引兒兩般都下得。有一般易取者,乃六物煎湯送下。”多官問:“是何六物?”行者道:
  半空飛的老鴉屁,緊水負的鯉魚尿,王母娘娘搽臉粉,老君爐裏煉丹灰,玉皇戴破的頭巾要三塊,還要五根困龍須:六物煎湯送此藥,你王憂病等時除。(要是藥沒有效,就是說藥引不行。先鋪臺階,留好退路。鲁迅的《呐喊》自序:因為開方的醫生是最有名的,以此所用的藥引也奇特:冬天的蘆根,經霜三年的甘蔗,蟋蟀要原對的,結子的平地木,……多不是容易辦到的東西。  多官聞言道:此物乃世間所無者,請問那一般引子是何?行者道:用無根水送下。眾官笑道:這個易取。行者道:怎見得易取?多官道:我這裏人家俗論;若用無根水,將一個碗盞,到井邊,或河下,舀了水急轉步,更不落地,亦不回頭,到家與病人吃藥便是。行者道:井中河內之水,俱是有根的。我這無根水,非此之論,乃是天上落下者,不沾地就吃,才叫做無根水。多官又道:這也容易。等到天陰下雨時,再吃藥便罷了。(等到天陰下雨時,醫生早已遠走高飛,不知又在何方騙人了)”遂拜謝了行者,將藥持回獻上。國王大喜,即命近侍接上來。看了道:此是什麼丸子?多官道:神僧說是烏金丹,用無根水送下。國王便教宮人取無根水,眾官道:神僧說,無根水不是井河中者,乃是天上落下不沾地的才是。國王即喚當駕官傳旨,教請法官求雨。眾官遵依出榜不題。
卻說行者在會同館廳上叫豬八戒道:“適間允他天落之水,才可用藥,此時急忙,怎麼得個雨水?我看這王,倒也是個大賢大德之君,我與你助他些兒雨下藥,如何?”八戒道:“怎麼樣助?”行者道:“你在我左邊立下,做個輔星。”又叫沙僧,“你在我右邊立下,做個弼宿,等老孫助他些無根水兒。”好大聖,步了罡訣,念聲咒語,早見那正東上,一朵烏雲,漸近於頭頂上。叫道:“大聖,東海龍王敖廣來見。”行者道:“無事不敢捻煩,請你來助些無根水與國王下藥。”龍王道:“大聖呼喚時,不曾說用水,小龍隻身來了,不曾帶得雨器,亦未有風雲雷電,怎生降雨?”行者道:“如今用不著風雲雷電,亦不須多雨,只要些須引藥之水便了。”龍王道:“既如此,待我打兩個噴涕,吐些涎津溢,與他吃藥罷。”行者大喜道:“最好,最好!不必遲疑,趁早行事。”那老龍在空中,漸漸低下烏雲,直至皇宮之上,隱身潛象,噴一口津唾,遂化作甘霖。(水是一樣的,化學分子結構兩氫一氧。所謂的無根水,名字極好聽,不過是跟鼻涕差不多而已,醫生騙人,無不用其極)那滿朝官齊聲喝采道:“我主萬千之喜!天公降下甘雨來也!”國王即傳旨,教:“取器皿盛著,不拘宮內外及官大小,都要等貯仙水,拯救寡人。”你看那文武多官並三宮六院妃嬪與三千彩女,八百煙嬌,一個個擎杯托盞,舉碗持盤,等接甘雨。那老龍在半空,運化津涎,不離了王宮前後,將有一個時辰,龍王辭了大聖回海。眾臣將杯盂碗盞收來,也有等著一點兩點者,也有等著三點五點者,也有一點不曾等著者,共合一處,約有三盞之多,總獻至禦案。真個是異香滿襲金鑾殿,佳味熏飄天子庭!(好彩話!好鼻涕!冯梦龙编的《警世通言》中,有一篇叫《王安石三难苏学士》:瞿塘水性,出於《水經補注》。上峽水性太急,下峽太緩。惟中峽緩急相半。太醫院宮乃明醫,知老夫乃中脘變症,故用中峽水引經。此水烹陽羨茶,上峽味濃,下峽味淡,中峽濃淡之間。今見茶色半晌方見,故知是下峽。 ”東坡離席謝罪。竊以為也是文人臆想瞎掰!)

  那國王辭了法師,將著烏金丹並甘雨至宮中,先吞了一丸,吃了一盞甘雨;再吞了一丸,又飲了一盞甘雨;三次三丸俱吞了,三盞甘雨俱送下。不多時,腹中作響,如轆轤之聲不絕,即取淨桶,連行了三五次,服了些米飲,禜倒在龍床之上。有兩個妃子,將淨桶撿看,說不盡那穢汙痰涎,內有糯米飯塊一團。妃子近龍床前來報:病根都行下來也!(識得此句,才懂西遊記 才懂《易經》!中國的民俗,全是慶賀陽氣的。春節。慶祝八卦的震卦,陽氣發生,萬象更新。平地一聲雷,人民放鞭炮,寓與天地同聲同氣。端午節是五月五日。乾卦的卦象。龍舟諧音龍週,陽氣周流不滯。是對“見群龍無首”的歡慶。八月十五,八是陰爻爻象,也是坤卦卦象。把八字合併,就成了陽爻爻象,月餅諧音就是月並,將陰爻拼在一起,變成陽爻。十五 是午。俗說中秋十五月最明,事實並非如此。同解臘八豆 豆諧音鬥,拼湊一起。重陽是九月初九,兌卦卦象,重陽登高,寓將二陽升高為三陽。冬至節,易經復卦,一陽復始,萬物進氣。客家人更是說冬至大過年。西方在基督教興起之前,歐洲經歷了所謂的中世紀的黑暗,社會生產力低下,瘟疫流行,人們的壽命很短。其實陽曆十二月二十二和聖誕節只差幾天。中國人對自然的認識,比西人不知高明多少,西人至今還以為他們今天的發展是神的恩賜。由此可知,陽是越多越好,同理,人是身體越強壯越好,頭腦越聰明越好。腊月天寒地凍,需要更多的喜慶氣氛來提振精神,加上是農閒,故節日更多,如臘八,小年。星家更說,寒露之後,天天都是好日子。粽子,又叫角黍”,谐音交离,是正解。粽子谐音中子。以子中之。陽氣太盛,用子來中,是食而不化。不懂陰陽特性,不懂金丹之道。這就是病根。大哉乾元,萬物資始”,“至哉坤元,萬物資生,順以承天。這才是陰陽的正中醫源自易經,後世的人不懂原由,用陰陽平衡的方法治病,所以醫不好病)
國王聞此言甚喜,又進一次米饮。(米饮,熟稻果,要熟悉道的原理)少頃,漸覺心胸寬泰,氣血調和,就精神抖擻,腳力強健。下了龍床,穿上朝服,即登寶殿。見了唐僧,輒倒身下拜。那長老忙忙還禮。拜畢以御手攙著,便教閣下:快具簡帖,帖上寫朕再拜頓首字樣,差官奉請法師高徒三位。一壁廂大開東閣,光祿寺排宴酬謝。多官領旨,具簡的具簡,排宴的排宴,正是國家有倒山之力,霎時俱完。
  卻說八戒見官投簡,喜不自勝道:哥啊,果是好妙藥!今來酬謝,乃兄長之功。沙僧道:二哥說那裏話!常言道,一人有福,帶挈一屋。我們在此合藥,俱是有功之人,只管受用去,再休多話呀你看他弟兄們俱歡歡喜喜,徑入朝來。眾官接引,上了東閣,早見唐僧、國王、閣老,已都在那裏安排筵宴哩。這行者與八戒、沙僧,對師父唱了個喏,隨後眾官都至,只見那上面有四張素桌面,都是吃一看十的筵席;前面有一張葷桌面,也是吃一看十的珍饈。左右有四五百張單桌面,真個排得齊整——
  古珍饈百味,美祿千鐘。瓊膏酥酪,錦縷肥紅。寶妝花彩艷,果品味香濃。鬥糖龍纏列獅仙,餅錠拖爐擺鳳侶。葷有豬羊雞鵝魚鴨般般肉,素有蔬肴筍芽木耳並蘑菇。幾樣香湯餅,數次透酥糖。滑軟黃粱飯,清新菇米糊。色色粉湯香又辣,般般添換美還甜。君臣舉盞方安席,名分品級慢傳壺。
  那國王御手擎杯,先與唐僧安坐。三藏道:貧僧不會飲酒。國王道:素酒,法師飲此一杯,何如?三藏道:酒乃僧家第一戒。國王甚不過意道:法師戒飲,卻以何物為敬?三藏道:頑徒三眾代飲罷。國王卻才歡喜,轉金卮,遞與行者。行者接了酒,對眾禮畢,吃了一杯。國王見他吃得爽利,又奉一杯。行者不辭,又吃了。國王笑道:吃個三寶鐘兒。行者不辭,又吃了。國王又叫斟上,吃個四季杯兒。
  八戒在旁見酒不到他,忍得他啯啯咽唾,又見那國王苦勸行者,他就叫將起來道:陛下,吃的藥也虧了我,那藥裏有馬這行者聽說,恐怕呆子走了消息,卻將手中酒遞與八戒。八戒接著就吃,卻不言語。國王問道:神僧說藥裏有馬,是什麼馬?行者接過口來道:我這兄弟,是這般口敞,但有個經驗的好方兒,他就要說與人。陛下早間吃藥,內有馬兜鈴。(江湖醫生,藥方的藥名不一定是真藥名)國王問眾官道:馬兜鈴是何品味?能醫何證?時有太醫院官在旁道:主公,
  兜鈴味苦寒無毒,定喘消痰大有功。通氣最能除血蠱,補虛寧嗽又寬中。
  國王笑道:用得當,用得當!豬長老再飲一杯。呆子亦不言語,卻也吃了個三寶鐘。國王又遞了沙僧酒,也吃了三杯,卻俱敘坐。
  飲宴多時,國王又擎大爵奉與行者。行者道:陛下請坐,老孫依巡痛飲,決不敢推辭。國王道:神僧恩重如山,寡人酬謝不盡,好歹進此一巨觥,朕有話說。行者道:有甚話說了,老孫好飲。國王道:寡人有數載憂疑病,被神僧一貼靈丹打通,所以就好了。行者笑道:昨日老孫看了陛下,已知是憂疑之疾,但不知憂驚何事?國王道:古人雲,家醜不可外談,奈神僧是朕恩主,惟不笑方可告之。行者道:怎敢笑話,請說無妨。國王道:神僧東來,不知經過幾個邦國?行者道:經有五六處。又問:他國之後,不知是何稱呼。行者道:國王之後,都稱為正宮、東宮、西宮。國王道:寡人不是這等稱呼:將正宮稱為金聖宮,東宮稱為玉聖宮,西宮稱為銀聖宮。現今只有銀、玉二後在宮。行者道:金聖宮因何不在宮中?國王滴淚道:不在已三年矣。行者道:向那廂去了?(當今社會,亦是是疾,以金為聖,萬國之王。
國王道:“三年前,正值端陽之節,朕與嬪後都在御花園海榴亭下解粽插艾,飲菖蒲雄黃酒,看鬥龍舟。忽然一陣風至,半空中現出一個妖精,自稱賽太歲,(太歲。夫太歲者,乃一歲之主宰,諸神之領袖,就是生命。賽太歲,把錢看得比命重。)說他在麒麟山獬豸洞居住,(麒麟山獬豸洞,麒麟,獸王,諧音搜王,搜刮之王。獬豸,獬豸者,一角之羊也,性知有罪!利益驅動之下,那個醫生不是搜刮之王,那個心裡不知自己在犯罪!魏則西,沙普愛思 枚不勝舉! )洞中少個夫人,訪得我金聖宮生得貌美姿嬌,要做個夫人,教朕快早送出。如若三聲不獻出來,就要先吃寡人,後吃眾臣,將滿城黎民,盡皆吃絕。那時節,朕卻憂國憂民,無奈將金聖宮推出海榴亭外,被那妖響一聲攝將去了。寡人為此著了驚恐,把那粽子凝滯在內,況又晝夜憂思不息,所以成此苦疾三年。今得神僧靈丹服後,行了數次,儘是那三年前積滯之物,所以這會體健身輕,精神如舊。今日之命,皆是神僧所賜,豈但如泰山之重而已乎!”
行者聞得此言,滿心喜悅,將那巨觥之酒,兩口吞之,笑問國王曰:“陛下原來是這等驚憂!今遇老孫,幸而獲愈,但不知可要金聖宮回國?”那國王滴淚道:“朕切切思思,無晝無夜,但只是沒一個能獲得妖精的。豈有不要他回國之理!”行者道:“我老孫與你去伏妖邪,那時何如?”國王跪下道:“若救得朕後,朕願領三宮九嬪,出城為民,將一國江山盡付神僧,讓你為帝。”八戒在旁見出此言行此禮,忍不住呵呵大笑道:“這皇帝失了體統!怎麼為老婆就不要江山,跪著和尚?”(豬八戒,豬生豬相,諧音諸生諸相。寓普通人。江山寓人的身體。體統寓金丹之道,天地正理。老婆寓色欲,和尚寓性功能。古人不也曾感嘆閨房之樂,有甚於畫眉者!不知衣裙之下,如此珍美!可以無限解讀。)行者急上前,將國王攙起道:“陛下,那妖精自得金聖宮去後,這一向可曾再來?”國王道:“他前年五月節攝了金聖宮,至十月間來,要取兩個宮娥,是說伏侍娘娘,朕即獻出兩個。至舊年三月間,又來要兩個宮娥;七月間,又要去兩個;今年二月裏,又要去兩個;不知到幾時又要來也。”行者道:“似他這等頻來,你們可怕他麼?”國王道:“寡人見他來得多遭,一則懼怕,二來又恐有傷害之意,舊年四月內,是朕命工起了一座避妖樓,但聞風響,知是他來,即與二後九嬪入樓躲避。”
  行者道:陛下不棄,可攜老孫去看那避妖樓一番,何如?那國王即將左手攜著行者出席,眾官亦皆起身。豬八戒道:哥哥,你不達理!這般禦酒不吃,搖席破坐的,且去看什麼哩?國王聞說,情知八戒是為嘴,即命當駕官抬兩張素桌面,看酒在避妖樓外伺候。呆子卻才不嚷,同師父沙僧笑道:翻席去也。(要反思一下了)一行文武官引導,那國王並行者相攙,穿過皇宮到了御花園後,更不見樓臺殿閣。行者道:避妖樓何在?說不了,只見兩個太監,拿兩根紅漆扛子,往那空地上掬起一塊四方石板。國王道:此間便是。這底下有三丈多深,挖成的九間朝殿,內有四個大缸,缸內滿注清油,點著燈火,晝夜不息。寡人聽得風響,就入裏邊躲避,外面著人蓋上石板。行者笑道:那妖精還是不害你,若要害你,這裏如何躲得?正說間,只見那正南上呼呼的,吹得風響,播土揚塵,唬得那多官齊聲報怨道:這和尚鹽醬口,講起什麼妖精,妖精就來了!慌得那國王丟了行者,即鑽入地穴,唐僧也就跟入,眾官亦躲個乾淨。八戒、沙僧也都要躲,被行者左右手扯住他兩個道:兄弟們,不要怕得,我和你認他一認,看是個什麼妖精。八戒道:可是扯淡!認他怎的?眾官躲了,師父藏了,國王避了,我們不去了罷,炫的是那家世!那呆子左掙右掙,掙不得脫手,被行者拿定多時,只見那半空裏閃出一個妖精。你看他怎生模樣——
  九尺長身多惡獰,一雙環眼閃金燈。兩輪查耳如撐扇,四個鋼牙似插釘。
  鬢繞紅毛眉豎焰,鼻垂糟准孔開明。髭髯幾縷朱砂線,顴骨眯俸滿面青。
  兩臂紅筋藍靛手,十條尖爪把槍擎。豹皮裙子腰間系,赤腳蓬頭若鬼形。
  行者見了道:沙僧,你可認得他?沙僧道:我又不曾與他相識,那裏認得!又問:八戒,你可認得他?八戒道:我又不曾與他會茶會酒,又不是賓朋鄰里,我怎麼認得他!行者道:他卻象東嶽天齊手下把門的那個醮面金睛鬼。(東嶽天齊,主生主死的神,手下把門之鬼,寓見生見死都由他而定。醫生如果仁心仁術,治病救人就是神。藉機斂財就是把門之鬼)八戒道:不是,不是!行者道:你怎知他不是?八戒道:我豈不知,鬼乃陰靈也,一日至晚,交申酉戌亥時方出。今日還在巳時,那裏有鬼敢出來?就是鬼,也不會駕雲。縱會弄風,也只是一陣旋風耳,有這等狂風?或者他就是賽太歲也。行者笑道:好呆子!倒也有些論頭!既如此說,你兩個護持在此,等老孫去問他個名號,好與國王救取金聖宮來朝。八戒道:你去自去,切莫供出我們來。行者昂然不答,急縱祥光,跳將上去。咦!正是:
  安邦先卻君王病,守道須除愛噁心。
畢竟不知此去,到於空中,勝敗如何,怎麼擒得妖怪,救得金聖宮,且聽下回分解。
(道家的另一支是命理,以前人出生就要算八字,婚配要對八字,八字是人生的重要部分。八字原理是中和。《滴天髓》:命貴中和,偏枯終於有損;理求平正,奇異不足為憑。旺則宜克宜洩,弱則宜生宜助。仔細推敲,其實不然。《淵海子平》說:用神不可損傷,日主最宜健旺。歸根結底還是要健旺。旺則宜克宜洩,是從創業發展的角度看人生,日主強健,遇到升官發財的機會,才能把握得住。弱則宜生宜助,是從守成的角度看人生。官高爵厚,財多業廣,力有不逮,如果能夠提升自己或得人相助,亦能保其不敗。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功崇唯志,業廣唯勤,無一不以強健的身體為前提。現實生活中,沒有見過身體健康頭腦靈活而一生貧困之人。也很少神虛神散而能最終保住守富貴的。
舉幾例《滴天髓》命例佐證
命例1

己巳
丁卯
辛卯
乙未
大运: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此春金虛弱,木火當權,年印,月殺,未得相通,時支未土,又會卯化木,只有生殺之情,而無輔主之意,兼之一路運途無金,一派水木,仍滋殺之根源,以致破敗祖業。一事無成,至亥運會木生殺而亡。
此人以木火为财官,如果身體健康,熬過亥運,就到了生助日主的金土好運了,可惜!
命例2:

癸巳
癸亥
甲寅
壬申
大运: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甲寅日元,生於孟冬,寒木必須用火。柱中四逢旺水傷用,無土砥定,似乎不美,妙在寅亥臨合,巳火絕處逢生,此即興發之機。然初運西方金地,有傷體用,碌碌風霜,奔馳未遇;四旬外運轉南方火土之地,助起用神,棄印就財,財發數万,娶妾,連生四子。由是觀之,印綬作用,逢財為禍不小,不如就財,發福最大。
身體健康,渡過難關 苦盡甘來!
命理3。
戊辰
辛酉
丙午
癸巳
大运: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此造旺財當令,加以年上食神生助,日逢時祿,不為無根,所以身出富家。時透癸水,巳火失勢,逢酉邀而拱金矣。五行無木,全賴午火幫身,則癸水為病明矣。一交子運,癸水得祿,子辰拱水,酉金黨子衝午,四柱無解救之神,所謂“旺者衝衰衰者拔”,破家亡身。若運走東南木火之地,豈不名利兩全乎?

其实子已经阳生,惜在子辰拱水,再過幾年,就是東南木火之地了,可見身體多麼重要,道家說修煉可以改運,或許由此而來。
己巳
辛未
丙午
丁酉
大运 庚午 己巳 戊辰 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此造火長夏天,支類南方,旺之極矣,火土傷官生財。格所嫌者,丁火羊刃透幹,局中全無濕氣,劫刃肆逞,祖業無恆,父母早亡,幼遭孤苦,中受飢寒。六旬之前,運走東南木火之地,妻財子祿,一字無成。至醜運,北方濕土,晦火生全,暗會金局,從此得際遇,立業發財,至七旬又買妾,連生二子。及甲子癸亥,北方水地,獲利數万,壽至九旬。諺云:“有其運,必得其福”,為人豈可限量哉!

最喜歡此造。為人豈可限量哉 !可以用為立世的銘諺!
八字一般大運排六十年,與易經六爻是一個道理,因为人生六十花甲,七十古稀了!
八字的命格就是由節氣深淺來決定的,算命首先是調候。 《窮通寶鑑》和《秘本命理用神精華》專從調候的角度來推斷。有興趣不妨一讀。
平心而論,當人時運不濟時,出師未捷的沮喪,屢戰屢敗的無望,眾人皆醉的冷清,親友離棄孤獨,西山薇蕨的貧困,陳疴在榻的灰心,無一不可能隨時擊垮人的意志,這就命運的可怕之處。连圣人也说 不知天命 不可为君子。而堅強的意志是靠元氣支撐的,意志和元氣就是人的陽。命運的可怕也是宗教信仰滋生的肥沃温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59

主题

712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480
发表于 2022-2-14 19: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59

主题

712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480
发表于 2022-2-24 18: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GMT+8, 2024-5-20 04:42 , Processed in 0.064270 second(s), 2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