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62|回复: 0

在中国当买办,没有前途!

[复制链接]

2559

主题

712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480
 楼主| 发表于 2022-4-16 23: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中国当买办,没有前途!




2022年04月14日  

来源:新潮沉思录(ID:xinchaochensi)

作者:刘梦龙


过去我们谈过买办的问题,并分析了买办从近代到当代的一些特点和危害。最近又有不少人谈起了买办对我国造成的影响。有的人似乎错把买办被动引入的一些进步成分混淆为这个阶级的进步性,并不自觉的受到一些错误思潮影响,这就不应该了。在我们前两天文章的评论下面,也有类似的言论出现,所以今天我们再讨论下这个问题。

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分析中把买办定性为最反动者,从旧买办和新买办百年来的行径来看,这个判断是准确的。但有人为买办辩解,一是说他们中有良心未泯者,如郑观应既是晚清四大买办之一,又是近代著名的思想启蒙家,二是说中国民族资本家多由买办起家,买办作为中国近代化的开端,衍生出中国的近代不少进步成分,这也是确实存在的。


应该承认,买办,特别是早期买办中不乏忧国之士,徘徊在东西方之间,发达后还是想为国家做些事的。即使是最穷凶极恶的老财主,发家了之后也难免要做些慈善的把戏,哪怕日夜吸着贫民的血汗,也不妨碍掉几滴鳄鱼眼泪。更不用说买办从洋人处得利,也不免受洋人欺压,自然要寻求内心的慰藉。鲁迅形容上海滩的买办,一边西装革履,一切以洋为尊,一边高冠博带,热衷保存国粹,这正是买办阶级精神分裂的写照。

说起来这一幕,不少人恐怕觉得今天也似曾相识,哪怕时隔多年,买办在精神上始终如此。但无论他们怎么精神分裂,他们的存在是依附于侵略者的,因此,无论他们嘴上怎么说,身体上总是老实的。

有人会说,买办也不完全是给洋人跑腿的,他们引入了外资的同时,和也依靠外资建立了工厂,客观上推动了经济社会的发展吗?中国的早期工业,中国的民族资本家,相当一部分,难道不是来自这个阶级吗?买办当然会置办产业,中国的民族资本家不少就诞生于买办。就和资本主义诞生于封建主义的母体一样,从不妨碍我们摒弃它,而恰恰是这样,我们才更要消灭买办阶层及其影响。


平心而论,民族资本家还是比买办进步的多的。作为一个反动就是它生存基础的阶级,买办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只能越来越依附于主子,越来越少自主性,也就越来越反动。如早期的买办,唐廷枢,徐润都吃过外国人的大亏。怡和洋行因为美国南北战争导致棉价猛涨,棉花行无力交货而倒闭形成了大量坏账,最后这些坏账只能由作为中间商的唐廷枢吞下,洋商的利益却无损。而在近代一度垄断中国烟业的英美烟草越到后期对买办的控制也越严格,买办必须把足够价值的房产地契等抵押给公司才能获得经营的资格,等于把亏损的风险转嫁给了买办。

就像大家熟知的,中国的民族主义始终无法承担起民族独立,国家富强的使命,这个使命最后由工农联盟的无产阶级来完成了。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胎里病,不是弱小,是软弱,弱小可以成长,软弱才无法去斗争。这胎里病又从何而来,就是从买办身上来的,但买办成为了资本家,它就兼具了资本家和买办两种属性,并迟早要发生矛盾冲突。

直到今天,中国的民族主义也没有完全克服这个胎里病,经常表现出软骨头的一面。但不妨碍他们可以作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建设的一份子。不外乎是坚强的社会主义祖国要踢着他们的屁股去建设,要当着他们的面打垮外强中干的黄四郎,有枪的乡民才敢冲上去瓜分遗产。

买办一方面充当列强的马前卒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如1849年到甲午前夕,五十年间买办就通过中外军火贸易至少赚取了五百万两的财富。另一面,买办实际上成了列强财富的蓄水池,随时可以抽取。典型如今天我们熟悉的李半城,在暮年大量将资产转移回母国,是真的和赤色政权不共戴天还是看好母国的发展前景呢?我想大部分人心里都是有数的。

买办的危害突出为两点,一是列强对华侵略,鲸吞蚕食的帮凶,二是充当列强对华渗透,内外勾结的中介。

在二十世纪的上半叶,在中外实力对比悬殊的时代,买办的主要功能是对华侵略的帮凶。最典型的大概是在汉阳钢铁厂的兴衰。清政府投巨资兴建的汉阳钢铁厂一直到清王朝灭亡都没能正常投产,过去给出的解释是技术路线和选择的铁矿石与煤矿不配套。但通过后人翻阅技术资料,赫然发现是买办通过盛宣怀的关系优先把高品位的铁矿石和焦煤卖给日本人,而将劣质矿石供应汉阳,导致长期不能投产。甚至,为了保证外国钢铁的垄断,买办们统一口径说汉阳所出钢铁质量严重不过关,绝不可用,而事实上,一些清末汉阳制造的钢轨一直使用到二十一世纪。


大官僚盛宣怀一开始依靠买办如义子傅筱庵等,本人最后成为依附于日资的大官僚大买办。清朝灭亡后,他乘机吞没萍乡煤矿,又试图拿下汉阳钢铁,袁世凯试图收汉阳为国有,他干脆以资不抵债的名义把汉阳抵扣给日资,举国哗然。亏空了二十年的汉阳钢铁在民国初年马上开始盈利,却是主要服务于日资,不能不说是讽刺。当然,有趣的是这一幕,似乎在当代也不太罕见。

像盛宣怀这样的人,就是典型的最终买办属性压倒了资本家属性,落后压倒了进步的人物。盛宣怀开了内外勾结,官僚买办的先声。日后他的义子傅筱庵一度做过上海总商会会长,抗战时甘心投日充作大汉奸。而真正继承盛宣怀精神的是蒋中正为代表的四大家族。蒋中正发动四一二事变,多亏买办虞洽卿为代表的浙江财团的财力支援,后来又直接搭上了宋氏家族代表的英美财团。最终形成了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大官僚买办阶级。他们通过中美通商协议等,差点让中国沦为美国经济殖民地,也成为买办在中国权力结构中的最顶峰。


然而,旧买办已经随旧中国的瓦解而走死逃亡,少数通过港台日后成了还乡团,但已经被打出中国的权力核心。而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外实力的均衡乃至反超,买办的另一个危害反而突出了,那就是买办的渗透作用。

虽然很多人喜欢把外国人想象成某种古板讲规矩的存在,编造了无数西方神话。但事实上,列强在人情世故上大概和中国人相差无几,一样精通各种潜规则。列强进入中国不久,就很快注意到通过买办对国内官僚进行收买。第一代买办如郑观应等人大多出身寒微,但很快买办阶级的构成里二代的成分就增加了。如沈昆山是沈葆桢的孙子,吴调卿则是李鸿章的同乡好友,王铭槐则是山东巡抚孙宝琦的把兄弟。这些人通过商途而非仕途为自己的家族或幕后老板赚的盆满钵满。如克虏伯在对华军售中,回扣要达到10%,甚至个别情况下高达50%。

百多年前,列强进入中国不久,就很快注意到通过买办对以官僚为代表的反动势力进行收买合作。第一代买办技术出身的多,但二代买办的成分就开始变化了。比如沈昆山是沈葆桢的孙子,吴调卿则是李鸿章的同乡好友,王铭槐则是山东巡抚孙宝琦的把兄弟。是这些家庭教育特别好,能出中外皆通,使洋人折服,值得高薪聘请的人才吗?当然不是,大家都清楚,这就是内外部勾结起来,开始狼狈为奸了。

这种情形,长期发展最终就形成了列强和国内一些掌握核心权力的官僚权贵通过买办勾连,共同牟取国家利益的局面。买办阶层这时作为列强侵蚀中国的得力助手,确实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即使到今天,就像我们熟悉的裸官,或者某些官宦子弟神奇的创业经历,都延续着这类渗透模式。这种以利益乃至姻亲为纽带集团,盘根错节,在中国近代至今的对外斗争中,始终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增强,比起列强的硬实力,这种软腐蚀显得更加具有危害性。

当然,买办的危害不仅仅是在行为上,在思想上也一样存在。买办阶级一直都是列强对华施加精神影响的媒介。他们自身既然堕落,哪怕为了寻求内心的平衡,也自觉不自觉的把对外依附和对外软弱这种特点作为一种思潮传播出去,致力于塑造一种洋人不可战胜的脑内钢印。像宋子文那样,直接说外国人的盘尼西林多到用不完,何必国产的极端例子是少的。但像如今一些人在拼命鼓吹放弃产业升级,主动要把国内的要害产业,产业的核心技术交给外国人,以此保证中外的互信和平,大家恐怕都不陌生。

大量的收买无耻文人,把持舆论来包装自己和主子一直是买办的重要工作。受这种思潮的影响,人们在关键时刻有时就会就出现匪夷所思的情形。如当年的张东荪,本不是一个坏人,在中美可能在朝鲜开战的关头,不惜主动出卖中国出兵的情报,来谋求所谓日后的缓和余地,不以为耻反而觉得是目光长远。这种骨子里对西方的深刻畏惧,不敢斗争,只求妥协,不能不说是西方人和他们的依附者长期经营的结果。


买办产生的基础是西方长期主导世界秩序和迄今为止,中外事实上的广泛不平等。即使在国内,这种不平等也时不时能看到。这种不平等,不仅仅是物质上的,也是精神上的。如果不能铲除这样的土壤,不改变中外之间长期的不平等关系,国内的投降派就不会放弃妥协,国外的列强也不会放弃野心,那么新买办还是会不断涌现。

买办之流总是以高人一等的精英自居,能耐不大,架子不小。当代一些小资,中产受了他们的影响,也觉得自己了不起,脱离一般群众,这是很不应该的。他们看不起工农群众,看不起中国泥腿子的社会主义实践的,所以他们老是鼓吹洋专家,洋经验,外国的月亮特别圆。这当然是错误的。实际上,近代以来的外国经验,大家都应该清楚,照搬基本上都是要水土不服,出大篓子的,所以才有中国化的问题。

新中国几十年来的一切,恰恰证明,觉悟的人民群众才是进步力量的根源。过去那种靠少量洋专家和他们的徒子徒孙打天下的局面,其实是一种知识垄断导致的畸形局面,结果就是大家被卡脖子。没有普及教育,又怎么会有今天的工业化中国,这所依靠的当然还是千千万万,已经是土专家的工农子弟们。我们未来要打破外国的卡脖子,更要依靠这样的自己人。

更不用,我们要的是一个个人人如龙,六亿神州尽舜尧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是什么,就是我们不搞知识垄断,不搞阶级垄断,要打破那种精英主义的狭隘视野,要把知识和进步带给所有中国人。专家学者也是广大人民的一样,是一样地位的社会主义建设者。过去那种座上宾,尊重则尊重了,难免是要生分的,是难免要形成封闭的小圈子,不利于社会进步的,未来看,更是要克服的。

从历史发展来看,随着中外交往的技术性困难消失,买办身上技术人员的中介特质势必越来越弱,反动特质势必越来越强。懂万国公法,会读写洋文的人满街都是,那凭什么你能当这个买办?那只能是你更卖力更忠心了。

一些人愿意和买办在一起,看上的是什么,不是外国的强大,恰恰是外国的错误。实际上,近代以来的外国经验,大家都应该清楚,照搬基本上都是要水土不服的,所以才有中国化的问题。而现在的问题是外国的先进性已经越来越少,买办之流与和他们身后的推手,鼓吹的其实是外国错误的部分。

最近几十年来,西方最大的先进经验是什么,不就是轻资产,零库存吗?一些大城市看着自由市场入脑,其实想的是什么,不就是把管理的责任推到市场和社会,只想占好处,不想付成本吗?一些人鼓动国际经验的最终目标,不就是旋转门和化国为家,公产万恶,私产万岁吗?

但这些人,特别是有力量的阶层是不愿意站出来的。他们愿意和外部势力一起,利用买办及其追随者这个无法自主的工具,把这些人打扮的光鲜亮丽,打着进步的旗号,推动自己的野心。

所以,毛泽东为什么说买办是中国最反动的一个阶级。因为这个阶级,它不创造生产力,它不但不创造,还会主动被动地破坏中国的生产力进步,以此来维持他主子的优势地位和他本身的存在。挟洋自重,迟早会发展到为虎作伥的程度,这是为众多历史事实所证明的。



当买办吃香喝辣的,看似风光无限好,但当买办真的有前途吗?旧买办自认为是有前途的,虽然他们努力为主子赶着羊群,却没想过主子看狗肥了也是要吃香肉锅的。第一代买办郑观应就感慨老友徐润外面风光,内里却是身后萧条,更像是感叹一个群体的命运。旧买办随着旧中国覆灭了,新买办随着新主子一起重回中国。但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真有那么牢固吗?说到底,一个具有高度依附性的阶层,一旦它所依附的主子出了问题,那么他们自然是第一批牺牲品。

新中国迄今为止的发展建设,是一个颇具矛盾的各阶级彼此妥协,求同存异的过程。然而,就像我们上面说的,买办阶层发展到最后,在根本上是和广大人民的利益冲突的,无法妥协的。百年弹指,无论如何,随着西方文明的退潮,西方支配下的秩序也在溃退,买办的好日子恐怕不会持续太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语言文字论坛

GMT+8, 2024-6-23 04:04 , Processed in 0.060077 second(s), 2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